重要提示: 请广大网友记住本站最新地址duqulu.com老域名局部地区已被屏蔽,务必收藏新域名
首页  »  新闻首页  »  激情小说  »  【红楼春梦】【完整版】?【?作者:幺鸡】【全文完】
【红楼春梦】【完整版】?【?作者:幺鸡】【全文完】
0  第一回 贾宝玉初游太虚境

????????饮仙醪曲演红楼梦且说林黛玉自在荣府以来,贾母万般怜爱,寝食起居,一如宝玉,迎春,探春,惜春三个亲孙女倒且靠后,便是宝玉和黛玉二人之亲密友爱处,亦自较别个不同,日则同行同坐,夜则同息同止,真是言和意顺,略无参商。

  不想如今忽然来了一个薛宝钗,年岁虽大不多,然品格端方,容貌丰美,人多谓黛玉所不及。而且宝钗行为豁达,随分从时,不比黛玉孤高自许,目无下尘,故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便是那些小丫头子们,亦多喜与宝钗去顽。因此黛玉心中便有些悒郁不忿之意,宝钗却浑然不觉。那宝玉亦在孩提之间,况自天性所禀来的一片愚拙偏僻,视姊妹弟兄皆出一意,并无亲疏远近之别。其中因与黛玉同随贾母一处坐卧,故略比别个姊妹熟惯些。既熟惯,则更觉亲密,既亲密,则不免一时有求全之毁,不虞之隙。

  这日不知为何,他二人言语有些不合起来,黛玉又气的独在房中垂泪,宝玉又自悔言语冒撞,前去俯就,那黛玉方渐渐的回转来。

  因东边宁府中花园内梅花盛开,贾珍之妻尤氏乃治酒,请贾母,邢夫人,王夫人等赏花。是日先携了贾蓉之妻,二人来面请。贾母等于早饭后过来,就在会芳园游顽,先茶后酒,不过皆是宁荣二府女眷家宴小集,并无别样新文趣事可记。

  一时宝玉倦怠,欲睡中觉。贾母命人好生哄着,歇一回再来。贾蓉之妻秦氏便忙笑回道:“ 我们这里有给宝叔收拾下的屋子,老祖宗放心,只管交与我就是了。

  ” 又向宝玉的奶娘丫鬟等道:“ 嬷嬷,姐姐们,请宝叔随我这里来。” 贾母素知秦氏是个极妥当的人,生的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乃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见他去安置宝玉,自是安稳的。当下秦氏领了宝玉一众人来到一间室内。

  宝玉见室内具是文章墨宝,厌恶得道:“ 这里不好,快出去。

  ” 秦氏听了笑道:“ 这里还不好,可往那里去呢?不然往我屋里去吧。” 宝玉点头微笑。有一个嬷嬷说道:“ 那里有个叔叔往侄儿房里睡觉的理?”

  秦氏笑道:“ 嗳哟哟,不怕他恼。他能多大呢,就忌讳这些个!上月你没看见我那个兄弟来了,虽然与宝叔同年,两个人若站在一处,只怕那个还高些呢。”

  宝玉道:“ 我怎么没见过?你带他来我瞧瞧。”

  众人笑道:“ 隔着二三十里,往那里带去,见的日子有呢。” 说着大家来至秦氏房中。刚至房门,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人而来。宝玉觉得眼饧骨软,连说“ 好香!” 入房向壁上看时,有唐伯虎画的] ,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其联云: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联珠帐。

  宝玉含笑连说:“ 这里好!”

  秦氏笑道:“ 我这屋子大约神仙也可以住得了。” 说着亲自展开了西子浣过的纱衾,移了红娘抱过的鸳枕。于是众奶母伏侍宝玉卧好,款款散了,只留袭人、媚人、晴雯、麝月四个丫鬟为伴。秦氏便分咐小丫鬟们,好生在廊檐下看着猫儿狗儿打架。宝玉方躺下须臾便蒙蒙睡去。似犹见秦氏在前,宝玉便跟了去。那秦氏也不言语,只将宝玉引致一所在便不见了踪影。但见柱栏白石,绿树清溪,真是一番好景致。穿过一高大的石牌坊,上书“ 太虚幻境”。左右柱子上写了对联,写的正是“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转过牌坊,便是一座宫门,也横书四个大字,道是“ 孽海情天”。又有一副对联,写着“ 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偿。”

  宝玉读了一遍,想:何以谓之“ 古今情、风月债” ?又何为“ 孽海” ,何为“ 情天” ?我只是觉得这些话如此眼熟,却又想不起是从何而来。不如倒进去一看究竟。想罢便推门走了进去。进入门来,只见有十数个大橱,皆用封条封着。看那封条上,皆是各省地名。

  宝玉一心只拣自己的家乡封条看,遂无心看别省的了。只见那边橱上封条上大书七字云:“ 金陵十二钗正册”。宝玉正要打开观看,只听得身后有人道:“ 突这蠢物,十五载仍不知醒悟,如今又撞到这里来了。” 宝玉回头,只见一僧一道,均仙风道骨气宇非凡。

  宝玉忙上前打千作揖道“ 敢问二位神仙,这里是何处,二位方才所言又有和禅机?” 只听那僧人哈哈大笑道“ 这蠢物还能是何物?自然是你这身臭皮囊!” 宝玉又拱手道“ 恕弟子愚笨,还望法师明示。”

  那道人道“ 天机不可泄露,此中缘法还要你自行悟出才是正道。” 待到宝玉仍要追问,只见那僧人道“ 这蠢物怕是自己不知何时才能参透,不如将其仍带至警幻仙子处略加点化,也算功德一场。”

  道人道“ 正是!” 二人言罢也不理会宝玉,只将其挟了飘飘渺渺转至一处所在来。一转身二人就没了踪影,只把宝玉留在此间。

  只见一条清澈的小河蜿蜒流过,一块巨石突兀立于此间,高耸入云。河岸两旁长满了各种奇花异草,芬芳异常。

  宝玉正在感叹之际,只听有一女声娓娓道“ 此乃灵河岸上,这巨石即三生石是也。” 宝玉忙回头看去,只见身后竟是多了一个年轻貌美女子,一身半透明罗莎,只将身子衬托得更是飘渺若仙。明眸皓齿,双眉如黛,一点朱唇。身材更是玲珑有致,凹凸起伏,不觉让人蠢蠢欲动。却又见其并不似凡尘女子,一股子仙气让人不敢直视。宝玉忙作揖打千“ 仙姑姐姐万福,无意闯入宝地,还望多多海涵!”

  “我乃长恨天警幻仙子,今日你既是来此,随将你点化一二也是天意你且随我细细看来。” 说着便引宝玉来到三生石边。只见一株仙草,生的柔弱娇羞,惠子上长着红色果子,犹如泪滴一般娇艳若滴。

  只听警幻仙子道“ 此乃绛珠草,乃天地日月之精华所化,长在此处也不知几世几劫了。” 方说罢,竟有一个逍遥公子款款而来。走得近前,只见他满身红衣,头戴金冠,面似美玉,身材俊朗。

  宝玉不由得感叹:“ 天地间竟有如此人才!真是比起女儿也不差了。” 那公子来到绛珠草前站定,却见那绛珠草忽的升起一股子白色烟雾。待到烟雾散尽,只见一个白衣女子站在那里,竟是那绛珠草化作人形。只见他二人相视一笑,便拥作一团。那公子便给那女子宽衣解带起来。宝玉大羞,却见警幻仙子并不以为然,那女儿公子也似旁若无人,宝玉也只得红了脸继续看了下去。只见不一会儿那女儿已是一丝不挂的赤裸了起来。好一个亭亭玉立的美少女,漆黑的长发散在胸前背后,却遮掩不住胸前两颗挺起的玉乳。两个鲜红如樱桃般的乳头也直挺挺的立着,竟如方才绛珠草的朱红果实一般。往下芊芊细腰真是柔若无骨不盈一握。小腹平坦光滑,趾骨处也是一片光洁,微微凸起,竟没有一根毛发。两条玉腿更是紧紧的夹着,不见一丝缝隙。

  “ 这女子,真是连天上的月亮见了都要暗淡无光了!” 宝玉不由得轻叹。却见那公子也将自己的衣物除去,露出一身白皙的男儿之躯。遂将那女子抱起放倒,便在其周身上下亲吻了起来。那舌头犹如灵蛇一般在上下游走,所到之处都留下了亮晶晶的湿痕。

  不一会,那女儿家竟是轻轻的喘息了起来。白皙的皮肤也隐隐透出一层红晕。又亲吻了一会子,男子轻轻将女子双腿分开抬起架在自己肩上,挺起白皙粗长的阳物,直直的插入了女子的玉蚌之重。两人皆是轻叹一声。便行起男女之事来。也不知过了许久,姿势换了多少个,那男子才是身子一抖泄了出来。二人又缠绵了一阵子,男子才穿衣去了,只留下依旧赤裸的女子。那女子轻抚着自己扔粘滑的玉蚌,只轻轻叹道“ 亏得你每日以甘露灌溉与我,我才得修此道行,他是甘露之惠,我并无此水可还。他既下世为人,我也去下世为人,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也偿还得过他了。” 言罢又在一团仙雾中幻化成了那株仙草。

  宝玉只是暗暗称奇,满脑子又是方才所见之物,心道“ 这尘世间之女子,竟不得一个如此的女儿,可见我这可真是白活这十五年了。

  袭人、晴雯、凤姐平儿之流随也是绝色女子,而比起这绛珠仙草来,竟不及其万一。倘若有机会能一亲芳泽,真是死也是值得的。”

  哪知那警幻仙子竟似是能读懂宝玉的心思,不等宝玉想完便开口道:“ 你这般痴想却是荒唐了。本世间女子都是清秀的,长得再婀娜不过是一身皮囊。那女儿之气才是最清秀的。或是清纯或是泼辣或是娇蛮,竟也都有一番滋味。如今你才初经人事,遂有此想法也不是你的错。只是日后却不可以貌取人,只要是那多情女子,你自是要好好对待,切忌不可怠慢了才是道理” 宝玉闻得只觉脸上一红,只点头称是。

  警幻仙子又道:“ 尘世中多少富贵之家,那些绿窗风月,绣阁烟霞,皆被淫污纨袴与那些流荡女子悉皆玷辱。更可恨者,自古来多少轻薄浪子,皆以‘ 好色不淫' 为饰,又以' 情而不淫' 作案,此皆饰非掩丑之语也。好色即淫,知情更淫。是以巫山之会,云雨之欢,皆由既悦其色,复恋其情所致也。吾所爱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 宝玉闻得此话,更是窘迫。警幻仙子也不理会,又说“ 今日既是你有此一劫,生长于裙钗之间,却仍是呆头呆脑,如此下去,真不知何年何月方可功德圆满了。今日我便不妨多说几句。那世间女子不分老幼美丑,皆是需要甘露灌溉的。得了男子的灌溉才是完整的女儿。如今你既生的一副好皮囊,却不知善加利用,不多宠爱几个女子,只知平日里混混僵僵,实在不长进。且体内通灵之气随已聚成,竟不知如何加以利用。真乃暴敛天物了。今日我就授予你风月之法,欢喜之功,他日你回去了切不可一如往日那般倦怠了。”

  说着便将宝玉引致一大殿内。只见偌大一间屋子竟是没有其他家具摆设,只在四周垂挂着丝幔轻纱。地上软软的竟是满满的铺了一层丝绒。警幻仙子双手一击,顿时四周仙乐想起。左右各出六个绝世美女,随着音乐翩翩然跳起舞来。那十二个女子各个貌若天仙,却是不分伯仲。身材环肥燕瘦却也俱是万里挑一。身上只批了一层薄纱,那纱下诱人酮体忽隐忽现。伴着舞姿,真是让宝玉看得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子。只眼睛不停的游走于十二女子身上,看那举手抬腿间露出的无限春色。宝玉正是看得入神,竟觉得下身一紧。竟是自己勃起的男根被警幻仙子把握住了。“ 今日就让我亲自授你罢,却要让我先看看你自己倒是悟得如何了?” 言毕,只微张檀口,轻轻的吹了一口气,宝玉身上之衣物便化作了一团青烟消散了。只见宝玉浑身白皙如同美玉雕成,那身板虽扔略显稚嫩,却也已显露出男儿阳刚。胯下阳物也怒挺着。“ 到也还好,只是仍不够火候。” 警幻仙子一面在宝玉上下轻抚一面犹自说着。“ 看来要修成正果,还要假以时日。” 又跪下身子,将宝玉的阳物仔细端详了起来“ 随是比世人的略显粗大些,这蠢物仍是不够好看,需要加以调教方可。” 说罢,便张开檀口,只将宝玉的阳物纳入口中吞吐了起来。宝玉只觉阳物上一热,没两下子竟是泄了身子。将阳精喷洒了警幻仙子一嘴。警幻仙子将宝玉的阳物吐出,又用手掩了嘴将口中之物咽下,咯咯笑道“ 蠢物啊蠢物,没想到你竟是如此不经事!只这两下子便泄了,却问你拿什么来慰藉天下女子?”

  宝玉只觉大窘“ 仙子姐姐,我……我……” 却见警幻仙子白了他一眼道“ 你只当我也是那尘世女子不成?” 宝玉这才住了口。警幻仙子又道“ 今日我索性多赏你一些吧。今日我便传与你情欲之露,饮后之妙处,日后你自己体会吧。” 说着,自己躺了下来,将双腿大大的分开,将玉蚌对准了宝玉。宝玉闻得仙子要赏赐自己情欲之露,自是喜从心生,却不料她竟摆出如此姿势。“ 这情欲之露却是不可多得之物,你还在等什么?还不快快来取?只是这得多得少,竟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宝玉急忙俯下身来,将脸对准了警幻仙子的玉蚌。只见玉蚌白里透粉,真是说不出的娇嫩。两片肉唇稍稍拱起,中间一道肉逢若隐若现。缝顶端一颗粉红色的珍珠半藏于肉蚌之中,说不出的玲珑可爱。又觉鼻中有一股幽香传来,宝玉也不再客气,张嘴便将一片肉唇含在了口中。只觉入口滑软,鲜嫩的肉唇似是要融化在口中一般。含着吸吮了一会子,又将另一片也含入口中。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宝玉只觉得幽香之气更浓了。原来,竟是真有一缕蜜露从肉蚌中流了出来。宝玉忙用舌头将这蜜露舔入口中,只觉得满口生香,伴着津液咽下,顿觉一股子清凉传遍四肢五骸,最终聚于胯下阳物之上。精神竟也为之一振,方刚射完的阳物又蹭的一下抬起头来。宝玉方知这情欲之露有如此妙用。忙又用功做起口舌功夫来。那蜜液自是源源不断的流出。宝玉又不知吃了多少。只觉身上似是有用不完的力气,那阳物也越发的饱胀了起来。

  “ 这也就够了” 警幻仙子却不令宝玉多饮“ 你乃肉体凡胎,饮得多了反而适得其反。现在我就助你将方才的情欲之露消化吸收才是道理。” 说着便命宝玉躺倒,自己跨在宝玉股间,一手引着宝玉阳物,径直纳入了自己的玉蚌之内。宝玉只觉得阳物传来阵阵暖意,竟是又要泄身,又想起刚才出丑,只得努力绷紧身子,坚持没有泄出来。警幻仙子哪里不知,却不点破,身子也不动,却将玉蚌内的嫩肉都运动起来。穴内的嫩肉犹如有了生命一般,只将宝玉的阳物又揉又吸又挤,宝玉再是坚持,竟也又泄了阳精。警幻仙子这才媚笑道“ 你这蠢物,竟想和本仙子抗衡,好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蠢物!今日你便尽情泄身就是。却莫要怕我取笑于你。方才你饮了我的情欲之露,如今正是要泄几次身子才好吸收,将灵气聚于你阳物之上。” 说罢,又将穴内媚肉都蠕动了起来。宝玉只觉阳物随是泄了阳精,竟是没有软化,仍是硬硬的挺立着。又听警幻仙子如是说,才放松下来。开始时,警幻仙子身子不动,只是用肉穴的运作便又让宝玉泄了几次。慢慢的才不能只靠肉穴令其出精了。警幻仙子便在宝玉身上研磨起身子来。宝玉却已是爽到不行,只觉泄了又泄,真是好不畅快。且警幻仙子的动作一点点加大,自己也是一点点的更精进了起来。身子上似也有使不完的力气一般。“ 这俗物果然没有白白修炼这许多劫,如今只是得了我的欲露,只这么一会子竟是如此精进了,竟让我也……让我也动了情!” 却见宝玉已经坐了起来,一把将自己的身子抱在了怀中,张口便含住了自己的一只玉乳,另一只也被宝玉的一只手温柔的揉搓了起来。“ 仙子姐姐,你动了这会子可辛苦了,不如让我来伺候你如何?” 说着也不等警幻仙子同意,竟是将她放倒在丝绒之上。宝玉握着警幻仙子的两条美腿,将阳物直挺挺的插了进去。开始抽动了起来。“ 啊……这……这俗物,真真让我也……好舒服,花心被撞得……好受用!啊……他又射了,真热啊!烫的我骨头都要酥了……” 警幻仙子随没有说出口,却也被宝玉插得愈见销魂。随着宝玉一次次大力抽插,一次次的将阳精射入自己的花心之中,竟也是花心大开,将那满满的情欲之露泄了出来。阴阳交合只激得二人都大呼一声。两人都僵直了身子,好一会子不得动弹。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警幻仙子才道“ 俗物,快快起来吧,成了。” 宝玉这才起身。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警幻仙子也站了起来,腿竟是有些发软,只觉玉蚌之中仍是犹自抽搐。警幻仙子急忙运用起欢喜之法,将一团欲火压了下去,方才站稳了。这才转向宝玉道“ 凡世间女子,皆是不同的,有的要温柔对待,有的则要雷厉风行,有的又要用些其他手段。这其中之奥义就要靠你自己领悟了。今日我就将这十二名女子与你一试,日后切忌不可荒废才是,只要是世间女子钟情于你,你大可不管什么尘世间伦理道德,只用你这身臭皮囊取悦她们才是正道。”说着一招手,那十二名舞女便停止了舞蹈,逐一走了过来。警幻仙子又指点宝玉如何与这十二女子行极乐之事,传宝玉欢喜之法,果真此十二女子皆是不同,或娇羞或贞烈或淫荡或下贱,不一一言表。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第二回 贾宝玉初试云雨情
??????
????????花袭人失身慰公子待到宝玉将那十二名曼妙女子一一安抚之后,警幻道:“ 今再将吾妹一人,乳名兼美字可卿者,许配于汝。今夕良时,即可成姻。不过令汝领略此仙闺幻境之风光尚如此,何况尘境之情景哉?而今后万万解释,改悟前情,留意于女儿之间,委身于裙钗之道。” 言罢,两手轻轻拍了三下,那十二名曼妙舞姬逐一退下,令有一仙子翩翩而至。警幻起身,拉着仙子柔荑道:“ 可卿,这就是我昨日提起的那蠢物,妹妹可还入得法眼么?

  ” 可卿害羞,只低声道:“ 都依得姐姐安排便是。” 警幻又在可卿耳边低语了一会子,说罢又将手轻轻在可卿粉臀上拍了一下,只羞得可卿深垂着头,看不见那眉眼。警幻正声道:“ 俗物,这就是吾妹可卿,今日许配与你,你可要好好珍惜。” 言罢便起身批起轻纱掩门而去。那宝玉已经人事,见可卿如此婀娜可人,自是又行起那般事。那可卿随是羞涩,却也与尘世间女子不同。半推半就之间便与宝玉有了夫妻之实。

  至次日,便柔情缱绻,软语温存,与可卿难解难分。

  因二人携手出去游顽之时,忽至一个所在,但见荆榛遍地,狼虎同群,迎面一道黑溪阻路,并无桥梁可通。

  正在犹豫之间,忽见警幻后面追来,告道:“ 快休前进,作速回头要紧!”

  宝玉忙止步问道:“ 此系何处?”

  警幻道:“ 此即迷津也。深有万丈,遥亘千里,中无舟楫可通,只有一个木筏,乃木居士掌舵,灰侍者撑篙,不受金银之谢,但遇有缘者渡之。尔今偶游至此,设如堕落其中,则深负我从前谆谆警戒之语矣。”

  话犹未了,只听迷津内水响如雷,竟有许多夜叉海鬼将宝玉拖将下去。吓得宝玉汗下如雨,一面失声喊叫:“ 可卿救我!”

  吓得袭人辈众丫鬟忙上来搂住,叫:“ 宝玉别怕,我们在这里!”

  却说秦氏正在房外嘱咐小丫头们好生看着猫儿狗儿打架,忽听宝玉在梦中唤他的小名,因纳闷道:“ 我的小名这里从没人知道的,他如何知道,在梦里叫出来?”

  正是:一场幽梦同谁近,千古情人独我痴。宝玉醒来后仍懵懵懂懂,又逢梦中惊愕,早已将那梦中之事忘了大半。袭人遂动手给宝玉整理衣服。与宝玉系裤带时,不觉伸手至大腿根处,摸到一旁冰冷湿滑,唬得忙缩回手来。

  “ 是怎么了?” 袭人忙问。“

  没有事,我也不知是怎么了” 宝玉含糊支吾着。“这可不行,我得回了太太去,要请个郎中来看看才好”

  “ 使不得!” 宝玉慌忙拦住袭人,见其他人都不在,才小声在袭人耳边道。“ 这些腌臜物……是……是从我下体流出来的”

  袭人本是女儿家,又长宝玉几岁,不用宝玉点透便已经明白了七分。但扔不放心,毕竟宝玉若有个头疼脑热,奶奶太太们是要责怪她的。

  “ 还是脱了裤子让我看看才好” 袭人小声道,话还没说完,脸已经红到了脖跟。

  宝玉也甚是害羞,又恐袭人告诉王夫人并贾母,遂只好躺在床上,任凭袭人勘察。却说那袭人从小伺候宝玉,不知道有过多少次了,这次却腼腆起来。

  袭人先是拴上了房门,才款款走到床前,仔细的解开宝玉的腰带,把裤子褪到了膝盖处。只见宝玉的阳具软软的趴在两腿之间,上面仍粘了不少腌臜之物,却也银光闪闪,和平日所见不同。且宝玉的阴毛比前些日子似是又茂密了些许。袭人见确是由阳具流出之物,遂放下心来,从怀中拿出自用的绢帕,给宝玉擦拭清理了起来。

  “ 以前都是好好的,怎么就今日一觉醒来就流出这么多腌臜之物来?” 袭人一面给宝玉擦拭,一面低声问道。

  “ 好姐姐,我告诉了你,你可不许告诉别人……” 宝玉遂将刚才梦中的情景与袭人讲述了一遍。

  只羞的袭人头都不敢抬起,脸上烧的像要滴下血来一般,只是低头假装专心给宝玉清理。谁知宝玉回忆起梦中情景,又被袭人握着男根用绢帕擦拭,此时男根已然勃起。袭人更是羞得不行。遂胡乱的又擦了两下,就要与宝玉穿好裤子。

  谁知宝玉却又拉住了袭人的手,也是红着脸道:“ 袭人姐姐,刚刚你擦拭的我实在舒服,就再给我擦一会吧”

  “宝玉,你越发的不长进了,这大白天里的” 但手却又扶住了宝玉的男根。

  袭人随是处女之身,但有关于男女之事却也比宝玉懂得多。第一次把玩男根,未免手法生疏,但不一会便深得要领,握住宝玉的男根上下套弄了起来,只套弄的宝玉轻喘连连,连叫舒服。

  不一会,只觉宝玉阳具突然暴涨了些须,又从里面射出许多腌臜之物来。

  “ 袭人姐姐,你套弄的我好舒服啊” 宝玉长叹一声。

  “ 都是你不好,刚擦干净又流出这许多来!” 又拿起绢帕给他清理了起来。

  清理好之后,二人都不好意思在此久留。

  宝玉起身告别了贾珍夫妻,带着袭人回到了自己房中。

  却说袭人随宝玉回到怡红院,先伺候宝玉换下了脏裤,遂又自己找出一条干净的裤子准备更换。

  宝玉看了不解,便问道:“ 袭人,你今天早晨好好的刚穿出这条裤子,为什么这会又要换它下来?”

  “还不都是你个小冤家害的” 袭人大窘,轻轻的白了宝玉一眼。

  宝玉随仍不解,却也在袭人的神情中猜到与刚才所行之事不无关系。便要也让袭人脱了裤子要帮她清理。

  “ 越发的不长进了!哪有主子伺候丫鬟的!更何况是那见不得人的腌臜之处!” 袭人硬是不肯,只把手紧紧的攥住裤子,东躲西藏。

  “ 咱们俩从小一起长大,我又几时把你当丫鬟了!” 宝玉恼道。遂坐到一旁生气去了。

  袭人见宝玉真的动了气,心想贾母自小把自己让给了宝玉,竟是要把自己安排到宝玉房里的意思,但碍得宝玉年纪尚小,一直没有挑明而已,如今自己给他看看又有何妨?想到这里,又起身去拉宝玉“ 好宝玉,别又为这点小事闹气,今天就给你看一下,但是有两件事你可得依我。”

  宝玉听得此言,即又欢喜道“ 好姐姐,这才是我的好姐姐。别说是两件事,就是二十件、二百件也依得!”

  “第一,切不可和外人说,连我们屋里的晴雯麝月他们也不可,更不必说丫鬟书童之类,如若传到老爷耳朵里,可不知道是怎么个收场,我也没法在这屋里呆了!”

  “我保证不说,姐姐快说第二件”

  “这第二件事,就是只能看看就好了,切不可行其他龌龊之事……” 袭人越说声音越小,甚至小到连自己都听不见了。

  宝玉在那都没有听到袭人说的是什么就点头到,“ 也依得!”

  “ 那你去把外屋的丫头老妈子们都打发走,关了门窗我便给你一看”

  宝玉忙跑着把人支开,关了门窗回来。却见袭人已经脱下裤子,躺倒床里头,把自己用俄罗斯天鹅绒被子裹的严严实实。

  “ 拿去看吧。” 袭人将裤子递了过来。

  “ 姐姐这可就是太小气了,我都让你看了摸了,何苦来你只拿一条裤子糊弄我?” 话虽这么说,却双手拿着裤子里里外外的看了起来。只见裤裆处有一小片湿迹。“ 这些水是从姐姐下面流出来的?” 袭人含羞的点点头。“ 那我可也要给姐姐也仔细的检查一下才好!”

  “这可是越发的得寸进尺了!” 袭人紧紧拉住被子不放。

  “ 姐姐若不给我看,我就喊起来,让姐儿们都看看你的裤子。

  宝玉毕竟还是个孩子,总有一番小孩子心性。” 可使不得,你不如拿绳子来勒死我干净!“ 袭人听宝玉要拿自己的裤子给别人看,顿时慌了阵脚。

  ” 我给你看就是了,快回来,你个小冤家!“ 说着便用被子蒙起头来,宛如羊入虎口一般。

  宝玉见状,忙走到床边除了鞋子也爬了上去。掀开被子一角,只见袭人两条雪白的细腿紧紧的并在一起。像两根莲藕一般的白净。宝玉不由得看痴了,心道” 这么漂亮的两条腿,怎么我以前都没有发现呢,可见我这十几年是白活了,错过了多少好风景!“ 袭人等了半天,见宝玉没有了动静,自己又不好意思掀起被子来看,随说到” 这可是看好了?那就起来吧,我要穿衣了“”袭人姐姐别忙,我还没看呢“ 宝玉这才回过神来。又把被子掀开了些须。大腿一点点的暴露了出来。只见两条丰满的大腿紧紧的并着,两腿之间一丛黑黑的阴毛甚是醒目。” 原来女人下面也是有毛的,这白白的大腿配上一丛黑毛,可真是好看,可见女儿们真的是灵秀的“ 宝玉又想着。” 袭人姐姐,你的腿并的这么紧我可看不见啊“ 宝玉道。

  袭人大窘,真是恨不得当场就晕死过去。可又怕不依他他又要拿着自己的裤子去聒噪。又不好意思自己张开腿来给宝玉看,索性蒙着被子一言不发。宝玉也不客气,用手便去挪袭人的腿。只稍一用力便分开了。便猜到了袭人的心思,便用双手把袭人的双腿大大分开。顿时一片美景展示在眼前。只见双腿之间阴毛之下。两片粉嫩的肉唇,微微张开,露出顶端的一颗玲珑的肉芽。宝玉又将袭人的双腿分的更开,把头埋在了袭人的双腿之间仔细的看了起来。

  ” 那些水可是从这里留出来的?“ 宝玉用双手拉开两片肉唇道。

  却说蒙着头脸的袭人早已经羞的不行,又被宝玉拉着肉唇分开肉蚌,不由得一阵触电的感觉从下身传来,不由得娇喘了一声。宝玉听见了吓得大惊” 好姐姐,可是我弄疼你了?我本不该这么用力的……“ 又说出许多自责的话来。

  袭人见他内疚,心有不忍,轻声说道” 快别胡乱说,我没有疼,只是刚才感觉有点奇怪,被你突然一碰到像是吓了一跳“ 宝玉听袭人如是说,又想起刚才袭人给自己捋动的感觉,也就明白了。便又用手放肆了起来。先是用手拉开肉唇,仔细的看着上面的一颗珍珠,又看到下面粉嫩的小洞,果然有些许清水流出。

  ”我来给姐姐擦干净吧“ 说着便用手擦拭了起来。袭人也是未经人事的处子之身,哪里经得起这般挑弄,刚开始还强忍着不出声响,不一会就忍不住,开始娇喘连连了。” 好……好宝玉……你可看好了?要是看好了就……就放了我吧,我……我自己擦就是了“ 宝玉哪里肯听,手上却更起劲的揉搓了起来,值摸得袭人娇喘连连,阴精又不知道流了多少出来。

  ” 姐姐,可不得了,这可是越擦流的越多了。“ 宝玉一边玩弄着袭人娇柔的玉蚌,一边又想起了梦中与可卿所行之事。”不如我帮你把它堵上吧“ 说着便开始给自己宽衣解带。袭人迷迷糊糊,正是情迷意乱之时,也么听清宝玉说的是什么,只是希望宝玉能更大力的揉搓自己才好。宝玉已脱去衣裤,便用双手架起袭人的双腿,用自己已经勃起的男根抵住了袭人的玉蚌。这一抵,两人同时发出一声轻叹。男欢女爱本就是人之天性,宝玉又在梦中被警幻仙子指点,便用男根往袭人的肉蚌中插去。

  袭人正想着宝玉的男根只这么轻轻一碰就如此舒服,如果真行起男女之事来又会是怎么一种滋味?不料下体便传来了撕裂一般的疼痛。” 啊!好疼啊!“ 袭人不由得掀了被子,呼出了声。这一下可吓坏了宝玉。男根只插到一半,虽然刚才感觉送入受阻,却不知那是处女的必经之路,且乃第一次行房,只知用蛮力插入,一下便捅破了袭人的处女之身。宝玉见袭人吃痛,也吓得不轻,就想将男根拔出了。

  ” 别动,好宝玉!千万别动!“ 袭人一把抱住了宝玉。” 疼“。袭人却用手揽住了宝玉的腰身,不令其拔出。

  这下宝玉又不知道如何是好了,插也不是,拔也不是,就只好这样不动。见袭人已是面带梨花雨,慌忙的拉起一角枕巾给她擦拭” 好姐姐,我错了,我再也不了“” 傻宝玉,袭人不怪你“ 袭人小声说着。” 等让我适应一下“ 宝玉不敢造次,就只好抱着袭人,在她耳边说着柔言细语。渐渐地袭人只觉得自己下体的撕裂之疼已经好了许多,又有饱胀之感隐隐传来。” 你且动动看看“ 宝玉依言便试着动了一下。又传来了袭人一声轻哼。宝玉又不敢动了,抬起身子来,查看自己和袭人的交合之处,只见自己的男根插入了袭人的玉蚌中,有星星点点的落红已经沾湿了二人的性器。” 袭人,你流血了!“袭人不禁大羞,双手揽住了宝玉的脖子又把他拉回到自己的身上,柔声说道” 傻宝玉,不流血,怎么说明我把身子给了你呢,我现在不疼了,你动一动吧“ 也是声音越来越小。

  宝玉便又开始轻柔的动了起来,开始小幅的抽送。只见袭人的脸上开始出现红潮,额头紧缩,眼角尤带着刚才破身的泪光,真乃我见犹怜啊!

  ” 袭人姐姐,你下面可真是妙啊,夹得我好舒服,比你刚才用手来的还要舒服。“”啊……宝玉……袭人也……也好舒服……“ 宝玉听得袭人喊舒服,便放开胆子的抽送了起来。这一下更是要了袭人的命了。” 啊,好宝玉,你插的我……好舒服,要飞上天了!“。

  一对小男女毕竟是初经人事,袭人一会便已经不行了。” 宝玉,快点……嗯……我要你快点插我……我……我……我要去了!“ 又被宝玉狠插了几下之后,便把身子一挺,玉门中一阵蠕动,花蕊里射出许多阴精直喷到宝玉的男根上。

  宝玉也被一阵收缩和滚烫的阴精一刺激。只觉得一阵麻痒,射出了许多滚烫的男精。滚到连连,抱在一起倒在床上。

  这当,却听见外间屋传来女人的呼声” 宝兄弟可在屋里吗?“吓得二人慌忙起身,预知门外何人,且听下回分解

?????? 第三回王熙凤心生别样情

?????? 平丫头为主泄欲火却说贾母正因担心宝玉在席间多吃了几杯酒,独自回荣国府有些担心。正巧凤姐也要回去休息。因像凤姐道:”凤哥,你且顺路看看宝玉,酒可醒了?顺便让林之孝家的告诉厨房做碗醒酒汤给宝玉送去“凤姐答应着,由平儿陪着也回了荣国府。

  走至屋外,发现并无丫鬟老妈子们在外伺候。

  凤姐心道”这些老不死的和小浪蹄子们,主子们去宁国府吃宴,他们便乐得清闲了“以为屋中无人,刚欲命平儿回了贾母就离去,平儿却道”二奶奶,我看这房中怕是有人,你听,是不是有声响从里间屋传来?“凤姐听罢,也竖起耳朵来,果然听见男女喘息之声。遂喊了一句”宝兄弟可在屋里吗?“里面的宝玉袭人听了慌忙穿衣系带。

  袭人答道”可是二奶奶来了?宝玉在更衣,二奶奶稍等,这就要好了。说罢一面穿起裤子,一面服侍宝玉穿衣,好半天才开的门来。

  凤姐见宝玉衣衫凌乱,满头大汗,又见袭人也是头发凌乱,脂粉不匀。兼以刚才房内传来的喘息之声,心里早就明白了七八分。但又不好当面揭穿。随笑道“这是急的哪门子?只是老太太不放心,让我来看看宝玉,让你晚上过去给老太太请安呢。你看你们这急匆匆的,倒像是我坏了你们的好事一般”说着笑着走了。只留的宝玉和袭人又惊又羞。

  “这可如何是好!凤姐的嘴可是出名的厉害,倘或他日把我和袭人之事传出去,传到老太太那里到也就罢了,老太太疼我,也不会说什么。若是让父亲知道了,还不扒了我这层皮?”

  ??想到这里,宝玉顿时心里没了着落。袭人更是惊魂不定,暗暗流泪不已。

  凤姐和平儿回到自间屋,贾琏并不在屋内,平儿捧了茶来给凤姐。“二奶奶,今日你看宝玉和袭人……”

  凤姐端起茶配,不由得噗嗤一笑“这还用问?难道你个小骚蹄子看不出他们两个刚做完好事不成?你看袭人的样子,脸色潮红,眼中含羞,分明是刚泄了身子的。这小丫头如今到也出落的越发标致了,到也有几分姿色。这宝玉也算是长大成人了,懂得了为人知道。看样子也只是出入其道,只是可惜了宝玉这么个尊贵的体,到是便宜了袭人那小丫头。”

  平儿听了这话,又知凤姐平日喜欢貌美的少年,便也知道了凤姐心里所想。只是附和道“是啊,宝玉从小在女孩子堆里长大,痴痴呆呆的,如今懂得了人事,怕是刚尝到甜头,以后就越发不可收拾了。”

  “去把屋门掩了,我前前后后伺候了老太太一天,身子上也有些乏了,要歪一歪才好”说着,凤姐便拉过枕头,头朝里躺了下来。平儿掩了门,复又回到塌旁,挨着凤姐坐下,轻轻的给凤姐捶了起来。

  凤姐也吃了几杯酒,又想着刚才所遇宝玉和袭人,又想着宝玉这么一个风流人儿,不由得心中淫欲暗生。又有平儿轻柔的给自己拿捏身子,不觉身下已经湿了,口中也传来了轻轻的呻吟之声。

  平儿见状,更是用心伺候,揉捏了一会,悄声道“奶奶请翻个身子,我给奶奶揉揉前面可好?”

  便轻轻的将凤姐的身子搬平过来,双手就按到了凤姐的一对玉乳之上,轻轻的揉搓了起来。“要说咱们府上的这些小姐太太们,脸蛋好看的莫过于黛玉宝钗。但要说这身子,还得是我们二奶奶的才算第一啊。奶奶的玉乳真是让平儿喜欢得不行呢。”

  凤姐早就已经春心难耐,笑骂道“死浪货,这时候还在拍马屁,还不快把衣服给我除了去爽快些?”

  平儿忙起身除去了凤姐的衣物,又将自己脱了个精光,又爬上塌来,骑跨在凤姐身上,继续开始给凤姐揉捏乳房。

  凤姐也不示弱,双手捏住了平儿的两颗玉乳揉捏了起来,时而用手指夹着平儿的奶头又扭又扯。弄的平儿也是娇喘不已。

  抚弄了一会,平儿俯下身去,用自己的奶子顶着凤姐的奶子,开始研磨了起来。“奶奶你看,还是你的更挺拔更有弹性呢。”

  “平儿,你的奶子也不错,又大又软,嗯……磨的我好受用啊”。两条如玉喷香的熟美身子一上一下的紧紧贴在一起,皮肉的磨蹭和二女的娇喘,真是神仙也挡不住的诱惑。

  “平儿……快给我舔一舔吧,我的水都流到榻上了”凤姐娇喘道。平儿起身,抬起凤姐两条修长白嫩的腿子,把凤姐的玉蚌摆在自己的面前。“奶奶的玉蚌还真是极品呢,肥美多汁,要是让宝玉看见了,不知道会有多喜欢”凤姐正是动情,又听到平儿提起宝玉,不由得心中暗想,现在这个看自己玉蚌的人就是宝玉,又是春心大动,蚌中又有些许阴精流出。平儿见凤姐一听宝玉二字便又玉蚌自动张合,且有阴精流出,更是明白了凤姐的心事。也不再多说,只是俯下头去开始舔尝凤姐的玉蚌。

  指尖凤姐两腿之间早已经泥泞不堪。平儿伸出香舌开始为凤姐清理了起来。

  一边清理一边说“奶奶今日真是好兴致,好久没见您流了这么多水出来了”“啊……今日……嗯,往上点,对……再用力点,小蹄子舔的我受用。”

  平儿见主子舒服更加卖力的舔了起来,伸出一根玉葱一般的手指,插入了凤姐的玉蚌之中。

  这下凤姐更是吃不消,不觉开始耸动下身,迎合平儿手指的抽插。平儿早已知道凤姐如何才更受用,今日见凤姐尽兴,索性插了两根手指进去。不一会就令凤姐泄了身子。

  “平儿越来越会侍候人了”凤姐睁开杏眼,媚媚的看了平儿一眼。

  “奶奶,我们再来一次如何?”

  平儿随已经把凤姐侍奉舒服了,自己却仍是未能满足。

  “呵呵,小骚蹄子,奶奶知道你的小浪穴还没吃饱,来吧”说着便张开了双腿。

  平儿也劈开了腿,把自己的玉蚌和凤姐的玉蚌贴在一起。二女同时发出一声轻叹。

  “小骚蹄子,还说我水多,你不也是如此这样了!”

  凤姐说着,把手伸出来,拉住了平儿的双手。二人有了受力,开始相互摩擦了起来。顿时室内响起了淫靡的咕唧声和二女的呻吟之声。

  “奶奶……奶奶磨的平儿……哦……好舒服啊”“嗯……平儿,我也……也好舒服”凤姐更大力的摇动着腰肢,发髻已经松散开来,凌乱的散在酥胸之上。凤姐刚才已经泄了一次,而平儿却一直没有被抚慰。此时二女开始做起水磨工夫,不一会就把平儿磨的呼吸急促,酥胸潮红,竟是要泄身了。“啊……奶奶,平儿……平儿就要去了”说着,已经无力再跟着扭动腰肢,而是长叹一声,把细腰一挺已经泄了身子。

  “好平儿……我也……也……也要泄了”凤姐抱着平儿的一条玉腿,又狠狠的蹭了几下,也到了顶点。二女相拥,倒在榻上休息。

  “奶奶,你真是天生尤物啊,连我这个女儿家都喜欢得不行,就更不用说男人了。”

  平儿一边给凤姐揉捏奶子,一边道。

  “小蹄子就晓得胡乱说话,哪有那么好!我这都是一把年纪了,又嫁给你琏二爷这么多年了,早就人老珠黄了,远的不说,就咱荣国府里的这几位小姐们,哪个不比我更惹人疼爱?”

  凤姐说着,轻轻叹了口气。

  “奶奶这话说的可让我们这样的不是没法活了?”

  平儿笑道。

  凤姐遂又想起年轻风流的宝玉,真真如玉石一样风流的人物,如今又情窦初开,直想的心里痒痒的。平儿察颜观色,心里已只凤姐所想,于是开口道“这宝玉平日里和奶奶最亲,奶奶随是他的嫂子,却也不曾和他见外,待他便如亲姐姐一般。如今长大了,到显得生分了不少。不如哪天我把宝二爷请了来,泡上一壶上用的碧螺春和奶奶少坐片刻可好?”

  凤姐被平儿说中心事,正是羞愧,几欲矢口否认,却想,平儿是自己身边最亲近之人,如今自己要和宝玉好起来,自然需要有人牵线搭桥才行。便改口到“也好,改日再说吧。也亏着你想着我。”

  说罢便把自己的樱唇覆在平儿的檀口之上,二女又相互亲吻了起来。

  却说宝玉自那日与袭人欢好,被凤姐堵住之后日日提心吊胆,生怕他的好事传到贾政耳中,必是少不得一顿皮肉之苦。几日下来,每天早晨去给贾政请安都是提心吊胆。不料贾政只是查了查宝玉所做功课,呵斥他不专心用功,便打发他出去了。不觉宝玉也就安下了心。心里不由得暗暗感激凤姐和平儿将此事说出。

  盘算着改日必要换着法子好好感谢一番才是道理。

  这日去给贾母请安,正巧凤姐也在一旁伺候。宝玉上前给贾母和邢王二位夫人请过了安之后,又对凤姐道:“嫂嫂好”。凤姐看见宝玉,不由得心中一跳,脸上也泛起了红晕。但是凤姐毕竟是有心计之人,自己心里有情,却知不能当着这么多人流露。随开口道“宝兄弟,好几日不见了,是不是又是老爷看你看得紧,才又做乖些?”

  贾母听了呵呵笑道“这泼辣货,宝玉给你请安,你何苦来揭他的短?小心吓坏了他我拿你问罪!”

  凤姐赶忙到“哟,老祖宗,瞧您这话说的。宝玉已经是半大的爷们了,怎么能总这么不经事?是不是,宝兄弟?”

  说着用眼角瞟了宝玉一眼。

  这话在别人听来,自是说宝玉长大了,并无其他,但是宝玉却深知凤姐影射那日他和袭人之事。羞得马上红了脸,忙附和道“嫂子说的级是,如今我已长大了,也该让奶奶太太们省心了”说着也偷偷拿眼角瞟了一眼凤姐。

  凤姐只当没看见,继续说笑逗贾母开心。

  宝玉又站了一会,便起身告退了。

  回到屋子,和袭人悄悄的说了今日只事。袭人只是娇羞,觉得应该由宝玉找凤姐说个明白心里才能踏实。

  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本楼字节数:29970

??总字节数:797113字节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