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首页  »  激情小说  »  【如影随形】【 作者:pobird】【完】

0   (1)

  06年分离,10年重逢,纪念人生中最美丽景致2006年9月19日

  我生於四川眉山,长於成都,但是身高却完全不似成都人,183的身高,165的体重,完全一个骠悍的北方汉子,可是我的确是个四川人。

  我已届三十岁,走遍了大半个中国,身边的女人来了又去,万花丛中,却总是找不到当年大学里的那一种心悸。那个如精灵般剔透的瑶族女孩,注定要带走我一生的相思。

  现在我在广州,主要业务在深圳,主要活动场所在东莞。

  在深圳,总是住同一家酒店,偶然因素,喜欢上了那里的头部按摩,一个大我三岁的东北大姐,手法高超,人也很实在。我每次把钱放在桌上,她给我做按摩,我从酸痛到适应到放松到酣然入梦。在听到我的鼾声後,她静静收起桌上的钱离开,对我的电脑和钱包完全视而不见。

  9月19日是她的生日,我给加拿大打了个越洋电话,她充满幸福的告诉我,她第二个小孩就要出生了,还没有起名,问我的建议。我对她说:「我们认识的时候我叫你Angel。天使生下的,自然也是天使,就叫Gabriel吧,大天使长,代表正义、真理,」我顿了一下,继续说:「和祝福。」挂了电话,感觉一种前所未有的疲惫,打电话叫熟悉的按摩师上来按摩,告知请假了,我不耐,让随便换一个上来。

  门铃声响,我前去开门,却愣了。

  上天究竟待我如何呢,7年前,把她从我身边带到了异国他乡,今天,又把她还给我了麽?女孩看我愣在那里,满怀好奇的问:「先生是您叫按摩麽?」我点点头,恢复了常态,将她请进屋。女孩很年轻,一如当年的她,可是在屋里明亮的灯光下,我看见,毕竟不是她。

  女孩开始给我按摩,我开始头疼,刚才打完电话只是疲惫,现在成了真正的头疼,我不满发问,小 女 孩很委屈:「我是第二次给客人按摩,没办法啊,要不我给你换个人吧。」

  我无奈的点点头,她如释重负,兴高采烈的跳起来,就向门外跑,我突然心里一动,她的动作和她好像啊。那时,我们每天牵手在未名湖畔散心的时候,她也是蹦蹦跳跳这个样子。我叫住她:「算了,不换了,就你吧。不过你要轻点啊。」台灯的灯光很柔,近距离看她,越发像了,突然神经质的问她:「你是云南的吗?」

  「不是啊,我是四川的。」

  居然是老乡,「四川哪里的?」

  「说了你也不会知道,问撒子嘛。」

  果然是家乡的辣妹子,我笑道:「这样吧,如果你说了我不知道的话,一会请你吃夜霄。」

  「那,不许耍赖啊,我是雅安的,知道吗?」

  「哈哈,原来是雅女,失敬失敬。」

  我一改低沉的口音,爽朗笑着,小 女 孩吃惊:「你知道雅女?」「当然了,雅安三雅,雅雨如丝,雅鱼如剑,雅女如花。一年300天,连绵不湿衣的如丝细雨,造就了你这样一身吹弹可破的如水肌肤。」女孩突然脸红了,小声问:「那,你是哪里人啊?」「远山长,云山乱,晓山青,知道麽?」看着她迷茫的眼神,我微笑着继续:

  「我离你很近,我是眉山人。」

  听到老乡,女孩兴奋的啊了一声,我则痛苦的啊了一声:「您轻点!」女孩脸又红了,笑着说:「对不起,对不起。」但是她的笑容告诉我,把我弄疼了,她有点开心。

  我翻身起来,抓住她的手,很轻松的说:「你别按了,我们到下面吃夜霄去吧。」小 女 孩略为挣脱一下,没成功,就不挣了。

  我长笑而起,牵着脸红红的她走出门去。

  说是夜宵,其实还不到9点钟,我直接带她打车去了四川大厦的川香阁,印象中那里的川菜颇为正宗。小丫头竟然还没有进过这种档次的饭店,心虚的手足无措。

  我笑了笑,招呼服务员给她铺好餐巾,随意点了几个家常菜,便问起了她的家事。

  有人说百分之八十的深圳女孩都切有过辛酸的往事,她也不例外。

  她家在城市,原本家境尚可,在她高中时,父母双双下岗,祸不单行的是,父亲却又患了一场大病,耗光了家中的所有积蓄,救过来却已丧失劳动能力。整个家庭靠低保和母亲的一点小生意过活。小丫头很体谅父母,高考一结束,拿到毕业证直接就到了深圳。

  说起往事,丫头很难受:「我当时在全年级成绩排第二,而且全校只有我一个英语过了六级,我电脑打字也很熟。本来还幻想到深圳能当个白领的,谁知道高中毕业只能去工厂,拿800块钱。」

  我奇怪了:「那也不至於来做按摩啊,有别的原因麽?」「这里挣得多些,爸爸要用钱,而且这里管吃管住,」丫头低下头,眼圈有点红,「我没钱,在深圳租不起房子。」

  我心里一痛,赶忙转移话题:「对了,我们已经认识了快一小时了,我还没请教芳名呢。」

  「我叫颖儿。」

  她大大方方的说,回答却让我又大吃一惊,居然和她的名字也一样,造化就如此神奇麽。

  「哪个颖?」

  「影子的影。」她回答。

  我松了口气,不是那个颖儿。可是一种奇怪的心理,让我想探究一下,除相貌和名字之外,她们之间是否还有其他的共同点。

  我故作不经意的问道:|你喜欢村上春树麽?」颖儿高中时曾经在家乡一个读报杂志写了一系列读村上的专栏。

  「村上春树?不知道,在哪里,是四川的麽?景色好麽?比雅安的碧峰峡怎样?」

  我无语。影儿的回答实在令我喷饭,不过却又是另一种失落。

  是啊,那个抚扬琴,弹古筝,与高僧论禅,给谭浩强程式找Bug的精灵女孩,哪里是那麽容易复制的呢?不知她还好麽,异国他乡是否还习惯,算了,我实在没必要担心她,该担心的是她所在的北电的研发部门吧。前些天,未明空间的BBS上,一个老同学炫耀,研究生毕业之後,一年半换了四个公司,四个公司现在都倒闭了。颖儿非常不屑:「我到北电时,他们每股140多美金,现在每股2美金,你不过踩死四只蚂蚁,我却弄瘫了一头大象。」想到这些回忆,我不由微微笑了。

  2006年9月20日

  昨天和影儿吃完饭之後,就直接带她回了酒店,我只叫了两个小时的钟,晚回去怕她不好交待。分别时,告诉影儿,我第二天就要回广州了,我会想她,影儿竟似有些不舍。

  今天却又有些突发事件,在深圳耽搁了一天,晚上继续给按摩部打电话,居然是影儿接的,我换了个声调:「请问2号按摩师在麽。」「对不起,她请假回家了。」影儿很诚实。

  「那你是几号?」我开始给影儿设陷阱了。

  「Si号。」影儿中计了。

  「四号还是十号?」

  我咬字很清楚,虽然在四川长大,但是在北京上学几年,我却练出了极为标准的普通话。

  「Si号!!!」影儿尽力发出转弯的音,但是影儿学的川普里面,实在就没有Sh的音,四和十只是靠升降音来区分,她完全没有办法。

  「到底是几号?」我继续逗影儿。

  「七八九Si的Si。」影儿终於想出了办法,费力地说。

  「哈哈哈哈,影儿你太聪明了。」我暴笑着。

  影儿终於听出了我的声音,惊喜道:「坏蛋,是你呀!!」我微微笑着说:「我还在原来房间,你上来吧。」门铃响,影儿撅着嘴进来,自己甩掉拖鞋,跑到我的大床上,在床头竖起一个枕头,舒舒服服的靠上,然後把另一个枕头抓过来抱着,开始撅着嘴看起电视来。

  我笑了笑,打开小冰箱,拿出罐王老吉打开递给影儿,影儿接过,咕咚咕咚喝乾,还给我,轻松的说道:「好了,不渴了。」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不能被一罐王老吉就收买了,於是又板起脸,噘起嘴来。

  我不禁好笑:「喂,你上来一小时我是要付80块钱的。」影儿哼了一声:「反正你能放到房费里面报销。」我开始後悔昨天说的太多了,不该什麽都告诉她,不过转念一想,也好,就影儿的按摩水准,还是陪我聊聊天来的幸福。就听影儿又说:「谁叫你刚才欺负我的。」

  我看着靠在大床上的影儿,笑咪咪的说:「真要欺负你的话,现在可是很好的机会啊。」

  影儿的脸突然红了,用力把手中的枕头向我扔了过来,我笑着接住,然後和枕头一起跳到床上,跳到影儿的身边,影儿的脸红的就像个刚摘下来的红苹果。

  我伸手擒住影儿,很郑重的说:「我现在才真的要欺负你了。」影儿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吓得脸有点发白,傻乎乎的看着我,却一点反抗都没有。

  我哈哈一笑,放开一只手,把枕头竖在床头,也像影儿刚才那样舒服的靠着。

  然後伸出胳膊圈住影儿的肩,影儿犹豫了一下,也慢慢靠回床头,慢慢把头靠到我的肩膀上,我几乎能够听到她的心跳声。

  半响的沉默,我突然笑着问影儿:「如果我刚才真的要欺负你,你会怎样?」影儿什麽都没说,只是抓住我的胳膊狠狠咬了一口,我惨叫一声,影儿这才放松下来。

  沉默了一下,影儿嗫嚅道:「我也不知道,刚才我什麽都不知道,好像什麽想法都没有了,你真要欺负我,可能我也没有办法吧。」影儿歪着头又想了一下,说:「我也不知道为什麽,只是觉得特别信任你,从一看见你就觉得特别亲切,在你旁边,我什麽都不愿意想了。不管你做什麽,我都觉得很相信你。」「哪怕我会强迫你?」我追问道。

  「嗯。」影儿犹豫了一下,终於还是点了点头。

  我突然一阵心痛,搬过影儿的头,正色对她:「影儿,你知不知道,我曾经在娱乐场所和不同的女人发生关系,我也曾和客户一起把唱歌的小姐衣服扒光,我只不过比你社会经验丰富,更善於伪装而已。我不想对你下手,但是深圳这里鱼龙混杂,你在这个酒店工作,迟早会碰上很多比我更老於世故的人,你再这样单纯的相信人,会吃大亏的。」

  影儿「哦」了一声,并不说话,只是把我肩上的小脑袋蹭了蹭,以便靠的更舒服些。

  我暗自叹了口气,这些事情,没有任何社会经验的影儿,是无论如何都听不进去的。我的手慢慢的抚着影儿的头,影儿被刚才那一吓,竟似有些累了,就在我的抚摸中,轻轻的睡着了。

  ***    ***    ***    ***想起和颖儿分手的那一夜,颖儿也是这样靠在我的旁边,静静的说着她的梦想:她就是那一朵空谷的幽兰,在浮躁的氛围中,安静的堆积代码,倔强的抵制任何管理和商务的工作,所以有这样的机会她不能放弃。

  我说我知道,我虽然没条件出国,但是我也不会阻拦你。我又说,能和你相知三年,我已经很幸运了。

  颖儿後来也像这样,靠在我的肩上静静睡了,然後在我也将睡着的时候,她突然抬起头笑着对我说:「今天可是我在国内的最後一夜,你打算就这样放过我了?」

  我被惊醒,苦笑着说我怕你将来会後悔。颖儿却突然翻身用力抱住我,说:

  「不把自己交给你,我才真的会後悔。」

  ***    ***    ***    ***犹记得那一夜,翻云覆雨中,颖儿泪流满面,却不是因为那初次的疼痛。

  不知何时,影儿已经醒来,抬起头,惊异的发觉我眼中挂着泪花,轻轻的推了推我:「刚才我咬疼你了?」

  这个小可人儿,我微笑的又把她的脑袋扳到我的肩上,并不说话,影儿知道我有心事,想要帮我排遣,於是开始建议给我猜谜语。

  我微笑答应,影儿的谜语实在太过简单,连说几个,我几乎都不加思索的答出来。影儿好胜心起,说:「我有一个谜语,你一定猜不出来,我跟你打赌。」「好啊,赌什麽?」我并不在乎输赢,难得影儿这麽开心,让她好了。

  影儿居然坏坏的笑了:「我如果赢了,你一会背我下楼,走楼梯哦。」我笑了:「好啊,那你输了呢?」

  影儿踌躇:「我输了?嗯……」

  我笑眯眯的截断她:「你输了,就让我亲一下吧。」影儿脸红了,不过仍倔强的回应:「好吧,我不信你能猜出来。」「一只大猩猩在吃西餐,看笑话,然後死了,请问猩猩怎麽死的,给你三分钟,开始。」

  「嗯,关键点共三个,猩猩、西餐、笑话,西餐对比中餐,区别是刀叉,笑话逗笑,那麽新关键点是笑,刀叉,猩猩,为什麽是猩猩呢?」我沉吟了一下,笑道:「我知道了。」

  我抬起头,模仿着金刚的样子,双拳捶胸,噢噢的叫了几声,影儿已经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我笑眯眯的回过头:「影儿,愿赌服输哦。」我双手圈住影儿的头,笑道:「影儿,我可要亲了。」影儿闪躲不开,害羞的闭上了眼睛,我轻轻掀开她的长发,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吻,影儿的脸红的好像要滴血,嘴唇微微的颤动着,我不由心中一荡。

  影儿睁开眼睛,有点惊异的望着我,一半是如释重负,一半却又有点失望的样子。半响,突然对我说:「我们再打个赌,我这次一定赢。」我促狭的笑道:「好啊,不过这次我赢了的话,可要亲你的嘴唇了。」影儿这次完全没有犹豫:「好啊,你听着,深夜你自己在野外,你只有一只弓,一把箭,这时候,左边来了一只狼,右边来了一只鬼,你说你是射狼呢,还是射鬼呢?」

  我笑道:「影儿,你太阴险了,我说我是色狼的话,你就会说不对,我是色鬼,如果我是色鬼呢,你就会说我是色狼了。」影儿很得意:「对啊,我说了我这次一定赢的。」我看着影儿那张开心的脸,实在不忍拂她的意,便笑道:「好吧,算我输了,你还没说你赢了要做什麽呢?」

  影儿歪着头想了一下,说:「我在四川,只看过江,还没有见过海呢,我听说深圳有海,可是我从没有去过,你带我去看海好不好。」「好吧,我下次过来,一定带你去小梅沙看海去。」我欣然允诺。

  「好,那一言为定。」影儿伸出小指,我也伸出指头,和她拉在一起。

  「一言为定。」

  看着影儿笑靥如花,我突然也促狭的笑了,问影儿:「对了,刚才的问题,你觉得我是色鬼呢还是色狼呢?」

  影儿的脸又红了,但是这次,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我的臂膀用力一圈,影儿被我揽在怀里,我的唇已经重重的压在她的樱唇上。

  2006年9月29日

  上一次,冒冒失失答应了影儿请她去海边。回到广州,却想到自己到过几十次深圳,竟然也没有去看过海。於是突然发现,颖儿走了以後,自己是不是完全没有了对生活的兴趣。

  那三年,我们两个人,走遍了大半个中国,我们曾经约定,要一起看遍这世间的美景。如今,她走了7年了,我竟然再没有去看过任何一处的风景,酒吧和夜总会替代了我的山山水水。

  30岁了,她走之後,除了发线上移和眼角皱纹的痕迹,我似乎别无所获。

  又到了深圳,很不顺利的一天,专案的进度拖延两个月,客户内部关系人物调离,新任主管下个月才能就位,很棘手。

  晚上筋疲力尽到了酒店,心情郁闷,拨通了保健中心电话,直接叫10号,接线的女孩说10号已经下班,要不要别的技师上来,我拒绝了,闷闷的挂了电话,看了看表,已经12点多了,洗洗睡吧。

  想到上次,吻了影儿之後,她呆呆的样子,不由又是莞尔。然後突然联想到一件事,一个同事,曾经不容置疑的说:那些桑拿里,别看女孩只能打飞机,但是你只要会说话,连去三天点同一个人,几乎没有搞不上床的。

  他的原意,只是想表现他的沟通能力,但我的角度,看到的却是这些人的孤寂和自卑,当有人肯对她好时,哪怕只是表面上的,她就会不顾一切的想要付出去取悦或者说是回报对方。念及影儿,莞尔过後又一瞬间的暗叹。

  洗澡一半,门铃忽然响了,我心里突然一动,有种莫名的预感。赶紧围上浴巾去开门,果然是影儿,俏生生的站在那里。

  影儿笑嘻嘻的,眼睛眯成了弯弯的月亮,於是,突然所有烦恼都消失了。

  影儿并没有穿她们的制服,一条素淡的连衣短裙,稚气未脱的可爱样子。从进来後,一直在低着头嘻嘻嘻的笑,我奇怪:「你笑什麽呢?」影儿一边笑一边说:「她们都特别奇怪,说居然有人点影儿的钟了,是大新闻。」

  我笑笑:「肯定是你被投诉的太多了,不长进的家伙。」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你过来还没有报钟呢。」我拿起床边的电话,手却被影儿拍了一下。

  「我是悄悄溜出来的。」影儿的脸有点红

  「哦,这样啊,那你今天晚上是不是不用回去了?」我随口应道,然後立刻知道坏了,赶紧想要闪躲,但是晚了,手臂又被影儿抓起来咬了一口。

  不过,这一次,咬的却不重。

  我笑道:「影儿,你还是先回避下吧,我换件衣服。」影儿看了一眼我腰间的浴巾,脸红了红,瞪了我一眼:「也不怕丑。」然後,拉开衣橱的门,拿出里面的睡袍和拖鞋,冲我皱了皱鼻子,做了个鬼脸,转身进了洗手间。

  我也换好了睡衣,洗手间里传来了淋浴的声音,我突然有点心猿意马。

  一会,水停了,影儿穿着睡袍走了出来,有点羡慕的说:「你的房间真好,能洗澡,有空调,还有睡衣。」说完了,突然发现不对,赶紧跟我纠正:「你别误会啊,我一会要回去的。」

  我靠在床上,有点无奈:「影儿,我累了,过来陪我坐坐吧。」影儿走过来,坐在床上,给我摘下眼镜,两个大拇指点在我太阳穴後上的位置,揉了两下,轻轻问道:「是不是酸痛?」

  我说是。影儿说:「你睡得太少了,你躺下吧,我给你揉一下。」我躺下身子,影儿的手抚上我的头,慢慢的按着,一周不见,影儿的水准突飞猛进,居然揉的酸酸胀胀的,甚是舒服。只是,明显感觉她手上皮肤不如之前的光滑细嫩。

  我心里暗暗感慨,想起在广州,经常去的那个足疗的地方,那个从不偷奸耍滑,做事不惜力的女孩,曾经把两只手给我看过,手背两个食指的关节上,各有一个恐怖的凸起,有如榛子大小,是老茧,只是因为不断用那个地方顶磨客人的脚板。也许,这就是每个女孩都有的从公主到凡人的那一步吧。

  也许是真的太累了,在影儿的轻轻揉按中,我竟不知不觉得睡着了。

  【未完待续】

????????字节:13914

????????总字节:294662

  【论坛最新地址点我收藏】【信息区微信端点我关注】【教你快速升级+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