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提示: 请广大网友记住本站最新地址duqulu.com老域名局部地区已被屏蔽,务必收藏新域名
首页  »  新闻首页  »  另类小说  »  【暗夜狂欲】 【作者:妩媚】【完】已评分
【暗夜狂欲】 【作者:妩媚】【完】已评分
0 男人站在屋顶天台上,扶着栏杆看着对面大楼下喧闹的人群,他长长的黑发在夜风中乱舞着,容貌端正但眉目阴狠,嘴角一丝冷酷的笑容。黑色紧身上衣将他的高大壮硕衬托的轮廓分明。

  他单手抬起长长的狙击步枪,眯起一只眼对准对面楼下。

  对面大楼一层是负责这个街区的派出所。所内人声嘈杂,到处是杂乱的脚步声,医务人员急冲冲担着担架来回奔跑,警员对着话筒大声呼喊着。

  所内原有执勤中的5名警员全部中弹身亡,血迹染红了地板,未能播出电话的听筒从桌沿垂下,兀自摇摆着。

  留着一头短碎黑发的警官笔直的站在尸体前,阴沉着脸,薄唇紧抿着,紧锁双眉,俯视的圆睁的双眼中冰冷的怒意闪烁。他五官深刻而轮廓分明,俊美不凡,只是斜飞的长眉与上扬的眼角让他平添数分邪气。

  一辆警车停在所外,新赶来的两名警员下了车,快步向所内奔去。

  楼顶的长发杀手抬起另一只手拖住枪把,手指扣动扳机。随着穿越长长的消音筒的子弹发出的沉闷呼啸声,两名新来的警员头部中弹倒在地上。

  围观的人群发出大声的惊呼。

  “外面有人开枪!!”有警员大喊。随之数名警员拿起武器冲出派出所。

  从怀中掏出配枪紧握手中,一身黑衣的警官随着人群步出大楼。

  看着楼下无头苍蝇一般冲出的警察,长发杀手露出轻蔑的神情,正欲再次扣动扳机,突然的,走出大楼的黑衣刑警抬起头,圆睁的双眼瞪向他所在之处,瞄准镜将500多米距离缩短的近在咫尺,清晰的映出警官冷酷锐利的视线。他倒吸一口凉气,有些吃惊,但更多的是,那一瞬间,他的身体明显的起了变化,这个男人,只凭那眼神就激起了他无法抑止的强烈欲望,下身急速的膨胀,高高的将裤裆顶起。他要他!就是今夜!

  警官大声向周围吩咐几句,便以最快速度朝向杀手所在大楼奔去。

  接近大楼时,大楼2层的玻璃突然碎裂,一身黑色紧身衣的高大男子一跃而出,落在街道上,转头挑衅的露齿一笑。警官无预警的扣动扳机,男人避过子弹,向前奔去。黑衣刑警毫不犹豫的紧追而去。

  冲过车辆川流不息的公路,身后相撞汽车的车主探出头大声咒骂,他住了脚,皱着眉看了看杀手渐渐拉开距离,估计了一下男人离去的方向,转身奔入不远处的街巷。

  长发男人单手执枪面向街道,身后巷中悄然出现的警官抬起手臂,手指缓缓扣动扳机。

  “你尽管开枪。”背对警官的男人突然道,语中不乏嘲弄。

  警官依然面无表情,但住了手。

  长发男人慢慢转过头来,脸上是阴狠冷酷的笑意,道“如果你希望路上那些人为我陪葬的话。”

  警官一言不发的紧紧瞪视着他。

  他继续道“你应该明白,我的手比你快的多。你的子弹击中我的时候,我至少可以杀3个人。好歹你也是个警察吧?你会为了一时意气让无辜的百姓横死吗?”

  黑衣刑警冷冷瞪着杀手,他不怀疑男人话语的真实性,从杀人手法看得出来他不是一般的职业杀手。“你想说什么?你这么做是故意的吧?你应该不会只想与警察聊天而已。”他冷冷道。

  “不错”男人笑起来,他眼神狂热,蕴涵着让人生厌的不明意义的东西。“你很快就会知道,在这之前,把你的枪扔过来。”

  接过警官的枪,男人用手枪指着警官的头将他逼到街巷深处,然后道“手铐和钥匙给我。”

  将警官双手反剪用手铐铐在路灯冰冷的铁制灯柱上,并将钥匙远远抛开。男人捏着刑警的下巴扳起他的脸,眼中是毫无掩饰的赤裸裸的欲念。

  刑警狭长双目中黑色的瞳仁近乎透明的澄澈,眼神如野狼般森冷凌厉。他长长的吁了口气,喃喃道“…美…真是太美了。”他俯下头,近乎噬咬的亲吻着刑警淡色的唇,高耸坚挺的下身抵在警官的腹部。

  刑警用力的咬破长发杀手的嘴唇,男人吃痛松开口。刑警怒视着他,一字一顿的说“再碰我,就杀了你!”

  刑警的举动大大激起长发男人的兽性。他猛的一拳重重击在刑警腹部,刑警弯下腰剧烈的咳嗽着。他伸手将刑警黑色的外套向后拉至臂弯,然后双手抓住他黑色衬衫领口用力一扯,钮扣发出脆响崩落,同样向后拉下。他随之扯去刑警的皮带,刑警抬腿向他踢来,被他抓住脚踝,手下一用力,喀喇一声脆响,踝关节脱臼,如发炮制他让刑警另外一只脚也无法再自由动作。警官双腿无法支撑滑下,他伸出手将他拉起靠在自己身上,在他撕碎刑警最后一丝遮挡时,明显的感到身前男人猛地一阵战栗。

  他按着警官肩膀将他拉开一定距离,俯视着。

  在暗淡的街灯下,男人修长结实的肉体微微泛着光,即使有着若干大小不一的伤痕,这副躯体仍然美的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刑警低着头,紧抿着唇,抬眼瞪视着他,穿越额发的眼神依然澄澈而冰冷,他冷冷发出平静的话语“告诉我,你的幕后指使人是谁。”

  长发男人有些诧异的看着他,然后笑道“你还真是敬业,没问题,如果你能满足我的话。”

  他单手褪去自己衣物,扶着警官的腰,让他温热的躯体紧贴在自己胸膛。然后他双手紧握刑警光滑结实的臀瓣,抚摸揉捏着,单手慢慢滑入刑警的臀沟中,两根手指猛地插入警官紧闭的幽穴深处。身前的男人身体猛地一震,他紧接着将整个手掌深深插进去,四根紧并的手指完全没入其中。似乎能听到肌肉无法承受的撕裂声,鲜血泛着甜腻的气息顺着他手掌流出,滴落石制的地板,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他贪婪而迷醉的凝视着男人因激痛扭曲的容颜。“看吧,你下面这么湿答答的,简直跟荡妇一样。”他压低声音道。刑警皱着眉,紧闭着眼,用力咬着唇,血丝从咬破的唇渗出,沿下颚流下。男人的手在他体内肆意搅动,如同探寻秘宝一般。突然触到深处某一点,警官身体猛地绷紧,“唔。”微启唇发出短暂的呻吟。长发男人露出笑容,加快手上的动作,快速而猛力的按压在同一点上,他满意的看到身前刑警喘息剧烈起来,并感受到他毛丛中沉睡的男性渐渐苏醒并挺立起来。又猛力的按压数下,刑警发出压抑的低喊,昂起头,绷直了身子,将粘稠的精液尽数喷洒在长发男子腹部。

  “这么快…”长发男子俯视着喘息不已的刑警,道“跟别人干,是第一次吧?”瞪着身前默不做声的男人,他笑起来,猛地抽出手掌,抬起刑警的腿勾在他强健的臂弯,紧接着将自己越发坚挺的分身用力的刺入警官体内。因手掌取出而稍稍闭合的菊穴再次被他尺寸傲人的阳具所撑裂。而长度远远超出手指且坚硬无比的凶器直直埋入体内至深之处。“我会让你更爽!”他低吼着开始强力的律动。

  在剧烈的痛楚与难以置信的愉悦交织中,他低垂的分身再次挺立,前端溢出液体,耳边响起男人嘲弄的声音“看你的身体,真是淫贱!如果你那些跟你一样道貌岸然的同事看到你这个样子,你猜他们会如何。”用力撞击引发刑警一声压抑的叫喊,道“他们也会跟我一样,把你绑起来,扒光了,一个一个的上来干你!”吐着淫亵的话语,他双臂用力一分,将警官双腿张的更开,顶髋送臀,让硕大的阴茎更深入警官的体内。狭窄而灼热的内壁紧紧吸附着他的分身,呼吸般的收缩着,随着他的大力抽送,突然痉挛般的紧缩,警官嘶喊着绷紧身体,再次释放,而由着这股强力的收缩,长发男人也重重的撞击,将分身深深埋入刑警通道更深之处,低吼着,将液体喷入那尽头的虚空。

  冰冷的雨落在身上,他又一次醒来,睁开眼,身前的男人有着惊人的兽欲,他的坚挺始终在自己体内,一次又一次的,在发泄之后又很快的勃起。头脑中已经完全没有时间的概念。到底过了多久,他不知道。双臂与双腿已经完全麻痹,身体唯一有感觉的是两人身体紧密结合之处,火辣辣的烧灼感与随着男人的冲刺引发的钝痛。

  随着大雨冲刷,身体也冷的可怕,有一种已经变成尸体的错觉。张开口,发觉自己的声音嘶哑的不成样子“你…满意了?告诉我…是谁?”他艰难的发出话语。

  男人闻言恼怒似的一阵猛烈冲刺,阳具的坚挺准确的撞击警官体内最敏感的一点,警官发出难耐的呻吟,因长时间呼喊而嘶哑的声音分外能诱发男人的情欲。

  两人相继再次冲上快感的顶峰。

  “告诉…我…”警官喘息不已却仍执扭的问道。长发男人也喘息着,闻言冷笑着伏在警官耳边说出雇主的名字,然后道“你知道了又怎么样?难道你认为我会放了你?”缓缓抽送着自己再次挺立的欲望,他冷笑着嘲弄道“你不会这么天真吧?我第一次对一个人这么有感觉,你知道我会怎么做吗?你应该猜得到吧。没错,我会这样一直干下去,直到干死你!”他大笑起来。

  刑警低垂着头,眼神澄澈而冰冷,嘴角浮起一丝冷冷的讥讽笑意。他一面放任自己发出放浪的声音,一面缓缓活动着手腕,手铐将腕部肌肤磨破,动一动就刺痛不已,他并不在意,右手在左臂外套袖口摸索着,缓缓取出藏匿的手铐钥匙。在长发杀手命他交出手铐与钥匙时,他已将一份备用钥匙偷偷藏起。他适时的收缩后庭,快感中的男人并未发觉有异。解开手铐,稍微活动一下腕部后,他猛推身后的灯柱,两人失去重心,长发男子向后倒去。

  长发男人的坚挺始终刺激着他的敏感之处,他的身体确实一直处于爆发的边缘,欲望几乎要不顾一切的要求得到解放,然而他知道机会只有这一次。

  长发男人目光凶狠冰冷的瞪着他,警官用力的收缩着密穴,强烈的快感让男人暂时无法动弹,紧接着刑警挥起右拳重重的击在长发男人太阳穴上,男人带着他跌倒在地,落地时,男人的坚挺深深的撞击在他体内产生的强烈愉悦感差点让他忘记自己的目的,他压抑心神,挣扎着伸手抓起男人脚下的狙击步枪,对准男人的头颅,扣下扳机,男人的头部中弹,立即死亡,死的强烈刺激让男人的阳具突然更加硕大坚挺,而这种变化被刑警已经非常敏感的身体完全吸收,他大叫起来,朝天挺立的分身喷出白浊的液体。眼前如同有数道白光闪过,他仰着头,雨水落在他眼中、口里。他久久的绷直身体,颤抖着,无法从难以言谕的美妙感受中清醒。这一次的高潮,快感直达心底,全身心的感受到性的美妙。

  在冰冷的滂沱大雨中,他久久跪坐在男人尸体上,男人的分身仍然挺立在他体内。然后他放松身体,双手按着脚踝将脱臼的双脚接回去,拄着枪慢慢站起来,麻痹的双脚着力时针刺一般疼痛。将男人的硬挺抽出,滚热的液体带着强烈的腥气汩汩流下,菊穴一时无法闭合。他跌跌撞撞的走出几步,靠在墙上喘息。体内一直有液体流出让他步履非常艰难。

  又休息了片刻,他拾起自己的长裤穿上,收好配枪,将长枪扔在死者身上,拉紧已经湿透的衣衫,扶着墙壁离去。

  【完】

  字节数:10073

  [ 此帖被后来~在2016-07-19 22:52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