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首页  »  另类小说  »  【夜伽】【作者:不详】【完】

0 本帖最后由 bluesunsight 于 2009-3-29 20:10 编辑

梦境。

混浊、湿热的吐息。

娇美、慵懒的呢喃。

扶摇直上云端的白烟如柱,左摇右摆,惊险却又步步稳健的直踏长空。

晶莹甘醇的蜜滴,从微颤的桃色枝干上沈甸甸落下,坠入深不见底的黏稠深渊。

黑影下是一个小巧下巴,鲜艳的唇角;性感、迷离、微笑着。

----------------------------------------------------------------------

备前小夜从这样迷乱的梦境中惊醒。

她突然坐起,喘息几声后,才发现自己身在床上,外头的阳光透过薄纱窗帘照入室内,房中宁静美好。

放心似的呼了一口气,小夜好像想起什么,尴尬别扭几下,匆匆从衣柜中掏出雪白朴素的棉质学生内衣,跑到浴室去冲澡,留下床铺上湿漉漉一片。

洗澡时,小夜习惯性的从镜中看着自己,想起往事。

过去住在宿舍时,不管穿上多拘谨、厚重、难看的衣服,发型再怎样俗气、脸上眼镜再厚再大,同寝室的女孩子总会用艳羡又嫉妒的眼神看着自己。唯一的好友曾经叹息着告诉自己:‘真正的美丽是遮掩不住的。’。

从那之后,小夜更加谨慎的把自己裹的密不通风,竭尽所能让自己不要太醒目。然而,人力无法阻止蝴蝶蜕变,比起数年前,小夜更加美丽,变成现在镜中的模样:

小巧精致的脸蛋、漆黑如星的大眼睛、睫毛修长浓密、鼻子翘挺、双唇鲜红欲滴、脸颊上透着自然的粉红。身材比例匀称,肌肤雪白,腰肢纤细,臀部俏丽,两腿修长,小腹平坦,胸部不算硕大却很坚挺,像是两颗苹果般饱满。这是堪称美绝人间的躯壳,散发出介于女孩跟女人之间的甜腻香气。

如果要挑出瑕疵,只能说她神色间带着点忧郁,然而这也让她看来更楚楚可怜。她几乎从未好好看过自己,从头到脚。本能的,她认为自己是罪恶的;或者说她害怕这份近乎犯罪的魅力会绽放光华,让她迷失方向。

她不认为自己饱受压抑、徘徊在崩溃边缘的意志力,有能力接受这种冲击。

每个女孩都渴望自己拥有完美无缺的外型,受到众人的宠爱,但唯有小夜是个例外。

…多少次遇到认识或不认识的人想要扑上她的身躯,虽然总是好运得救,但不管是见义勇为的路人,或者执行秩序维护的警察,在看到她之后,眼中往往也露出同样的光芒…

…高中寄住时,男性亲戚眼里充斥着捕猎食物的讯息、女性的亲戚遮掩不住蔑羡的眼神…

…国中时期;养父母怎样离婚、养母如何怒骂自己不该出生、养父用诡异的语气要求自己跟他一起住…

…更久远的童年往事,她已经记不清了。亲生父母?她毫无印象,那对她只是书上的名词;不管怎么奢望,也对自己毫无意义。追溯回脑海的身处,那里逐渐朦胧起来;似乎可以看到什么、也似乎什么都看不到…

最终,小夜放弃了挖掘脑内回忆的无谓之举,而某个似乎相当重要的景象就这么快速的闪过她的思绪,又快速的被淹没掉。

‘她像是恶魔的饵,勾引所有人类堕入地狱。’

这是某个神父见到小夜时说的话,但当时小夜清清楚楚的看见神父的长袍下,小腹的部位隆起一块、长袍是如此的宽大不起眼,但还是被小夜看到了。

辗转多年,搬过无数地方,小夜最后获得一流大学支付全额奖学金,并且在学校附近租下一间小小的个人套房,这才有了比较安定的生活。

当然,她心知肚明这份优渥的奖学金,是在校长见到她本人之后才获得的。

当时校长坐在办公桌后,当小夜脱下厚重的外套与眼镜时,办公桌下清楚传出一声碰撞音,校长脸上冒着冷汗,却又满脸胀红,慌慌张张通过小夜的就学申请。

第二天,小夜听说校长入住医院的消息,谣传中原因是‘下体挫伤’,但是仅止于风闻,大家把那当笑话看,却没人真的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小夜莫不作声,继续用俗气的发型、厚重的大眼镜、盖住半张脸的老气围巾跟松厚大衣包裹自己,离开教室。她心中很清楚原因。

洗完澡,小夜摇摇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大清早就想起这些事,将黑亮如缎的长发在脑后绑成简单的一束,穿戴上厚重如杯底的大眼镜、丑陋的毛线帽、灰色大围巾和厚重外套,依旧密不通风,竭尽难看之能事走出家门。

天气热的时候她总是尽可能躲在房里,非要出去也是能躲就躲、能穿就穿,左右邻居都知道这栋大楼住着这样一个怪人。[ 此帖被枫椛樰枂在2016-07-19 20:23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