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首页  »  另类小说  »  【风骚女助理】【作者:不详】】【19P】【完】

0 本帖最后由 韩柏 于 2009-5-8 02:29 编辑

  说真的,这件事情怎么发生的到现在我还在五里雾中,公司建厂迄今18年了,其间也更换多个助理,第一位助理姓黄,高雄路竹嫁到台南的小新娘,尚在任职中。另一位助理总是待不久,也许聘雇未婚女孩的原故吧!

  大概三年前吧!助理又离职而去,这次竟然有好几位来应征,但大多是公司股东或同事介绍来的,真格的,还很难决定到底应该用谁?最后录用了制造主管同栋住户的小殊。



  小殊年龄比我小四、五岁,人长得不错,带出去应该不会丢了门面,生过两个女孩,圆圆的脸蛋,身材虽然不算是标致,略有微凸小腹,但仍有些许玲珑曲线,应该说是很有一股熟女的韵味,尤其那对浑圆美丽的臀部,趴在办公桌午休时,总露出卡通图案的红色内裤,让人更容易想入非非。

  经过公司改组与办公室重编,小殊的坐位就安排在我面前方便我的运用,刚到公司时,或许因为我是她的主管,总是唯唯诺诺而且有一种小女人的韵味,虽然交办的事偶尔出槌,看到她无辜的表情与欲滴的泪眼,总是很难发起脾气。多日的共事,由于我的好脾气与相互的了解,她也相形的大方起来,也因为我几乎很少发脾气的关系,平常也会对我耍耍性子,惹的我又气又爱,甚至偶尔当这群女助理一起时,也会用言语大胆的诱惑我这中年主管,常常莫名的拉着我的手撒撒娇,我想当然又要让我给小殊一点方便,让她外出办点家务啰!但小殊是不会晓得,她的这些举动也着实让我生理上起了莫名反应。



  她常来我家做客与我老婆也就熟稔起来,认做姐妹,十月的连续假期因为公司得上班,她老公只好带着小孩回东港老家,空荡荡的房子就只住着小殊一个人,她又胆小夜间总疑神疑鬼的无法好好入眠,也就央求我老婆大人让她到我家住个几天,我老婆因为小孩都参加校外活动不在家,心想多个半也好也欣然同意,我也只好顺理成章的接她回家一起上下班、一起生活啰。

  到我家的第一个夜晚,小殊回家后,就换穿着一件连衣裙外面套着一件毛衣,包得密密实实。但仍掩不住她那玲珑浮凸的身材,我看着她的样子越看屌越莫名的起了反应,想一会儿如果能把你剥得光秃秃的,看你还会矜持娇羞吗?但毕竟还只是想想而已。



  晚上7点了,老婆打电话回来说今天因为有个买卖契约要签,所以会晚点回家,要我与小殊先用餐,我于是带着小殊一起散步到外头吃饭,用完餐后在回家的路程中,真巧,来个及时雨把我们淋成露汤鸡,衣服都湿了,一路跑回家中,看到小殊因为湿掉的衣服黏住身体,曲线有致的展现在我眼前,顿时让我想要好好的享用她这小骚妇,我让小殊赶紧到浴室冲个热水澡,同时换掉湿了的衣物,而我到厨房泡了杯热咖啡给她。

天助我也!打开储柜的时候,忽然发现一包春药,那是我以前为了占有前任女友时准备的东西,想想多已经至少放了十年,不晓得是否还具药效,反正只好活马当死马医,就把这过期春药调放在咖啡里,等小殊从浴室出来时,就端给她喝,也许平常在公司是她服侍我,今天我端咖啡给她,小殊还调侃了我一下,但眼神中却又有了几许的爱恋。



  我要她趁热喝了,而我也迳自到浴室冲洗,等我走出浴室,小殊脸色潮红,眼神中似乎迷茫而充满被操的渴望,我想这过期的春药或许还有药效吧!我也就慢慢的坐到小殊的身旁,起先她还有一点自制的能力,但随着药性的作用,小殊竟不自主的在我面前轻揉着咪咪,小殊也不知道,只觉下身越来越骚痒, 她夹着大腿不断摩擦,但下身的痒越来越难忍,淫水越流越多,椅子上也留了一大片水渍,到后来双手不得不从奶子上转移到浪穴,可能小殊平常没试过手淫吧,双手在浪穴上摸了半天,但骚痒却越来越厉害,她双手着急地在浪穴上乱掐,嘴里也 ‘嗯嗯’地呻吟起来,我想时机到了,于是轻轻的抱起小殊,到我的床上,温柔的把小殊身上的遮蔽衣物,一件一件的扒掉,小殊的咪咪还真浑圆,垂涎欲滴的乳头像小樱桃一般,粉嫩鲜红,我想她老公平时一定很少享用吧!既然连乳头这东西都如此美了,那小穴一定也很少开发了,我真是太幸运了,嘎到这种货色。



  但突然觉得又好像有点对不起小殊,一个良家妇女,出落得那么漂亮,而且又是我的女助理,现在却被我搞上了。于是我决定好好补偿小殊一下,帮她老公一个忙把小殊喂饱、操爽。我把小殊抱起来,她连反抗的空闲也没有,双手忙着自慰,于是我毫无困难地把她抱到床上,我怀里躺着一个光着身子的美女,一只手抓着柔嫩的屁股,一只手揽着温香的背,掌心半扣着小殊的半个奶子,这不是一般人可以想像的兴奋。



  吸吮着美丽的小樱桃,同时双手也没有闲着,一手轻抚着圆滚滚的乳房,一手揉泞着小浪穴,果真,小殊的淫水泄了又泄,湿滑的爱液弄得我的手指头又黏又滑,双腿夹着我的手扭动着屁屁,这时我决心让小殊来一次真正的‘叫床’小殊早已全身无力,我先把放在小殊浪穴的手拿开,她马上难受地呜叫起来,我又打开她的双脚,在浪穴上轻轻地吹气,小殊更加难受了,她痛苦地将身体扭来扭去,淫水也更加泛滥,我看是时候了,就问她:“要不要?嗯?‘她似是而非地点头又摇头,于是我又在她浪穴上吹气,她终于忍不住了,涨红了脸,小声说:”要,要。’我假装听不到,说‘什么?没听到。要什么?’她完全投降了,闭着眼睛小声又说:“要……要……我要…鸡巴……求你…给我…嗯……嗯……‘小殊这时似乎也很享受的呻吟着:”嗯……嗯~~~~呜~~~~啊……我的老二着实受不了这样的刺激,肿胀的又大又紧又痛,这时只好停止在小殊浪穴上吹气,小殊突然张开双腿紧紧的夹住我的身体,嘴里梦呓般的叫着:“不要离开!

  求求你!鸡巴……求你…给我…嗯……嗯…………快…快插…快插……求求你……用力插……插死我吧……求求你…我要……快插我啊……嗯~~呼呼……‘,小殊的神智给性欲占据了,她嘴里越叫越大声,她自己可能也料不到会叫这么大声,简直是忘情地浪叫。   这样子抽插了近30分钟,小殊此时竭力的呻吟着:“嗯……嗯~~~~呜~~~~啊……求求你……插一插……嗯……嗯~~~~呜~~~~啊……求求你……插一插……射快出来……射到里头~~~~呜~~~~啊~~啊啊~~插死我喔~~~一起丢了呀~~~~呜~~~~……不行了~~要去了~喔~~~丢了呀~~唔!……咳咳……咳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鸡巴一阵酥麻,中于忍不住把浓浓滚烫的精液毫无保留的射给了我最美丽的小殊。



  完事后我因为疲惫,抱着小殊就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开门的声音,阿!死了,我老婆回来了,而我与小殊正裸露身体相拥而眠,我老婆进门后很是讶异,也很生气,她把小殊当做姐妹看待,而小殊竟然趁她不在时在我们的床上与我做爱,小殊这时也惊醒了,向我的老婆哭诉着:“是我侵犯她,我泡咖啡给她喝,谁知道当她喝了咖啡后就莫名其妙的被我给搞了,这下子小殊也不晓得怎么办?‘接着小殊跟我老婆说:”她要告我迷奸她’。  [ 此帖被枫椛樰枂在2016-07-16 23:00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