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淑娴嬉春行【完】(作者:不详)

0

一走进房门,来到了客厅,即见女孩站在儿子面前,双手背在身後,忸怩忐忑地扭绞着手指,而小彦则是坐在沙发上,一脸严肃地说着《性奴守则》,而我则是默不作声地站在恩恩的左後方,静观其变。

  当儿子说完游戏规则後,他忽然瞟了我一眼,板着脸孔,以严肃的语气问道:

  「淑奴,你觉得还需要补充什麽?」「小主人,你不是说只是试调一下而已吗,干嘛把气氛搞得这麽严肃?」「古人不是有句话说:『没有规矩不能成方圆』吗?我如果不先把游戏规则说清楚,那麽待会儿在调教中和她发生了争执,又没有一套明确规范的话,这游戏不就玩不下去了?」儿子说到这里顿了顿,接着又将视线移到女孩身上,「恩恩,你听完这些规则之後,还愿意接受试调的话,那我们就开始;如果还需要考虑,或是真的不想玩的话,那我也不会勉强。你觉得呢?」「唔……」女孩侧着头,沉吟不到一分钟,便轻点着头说:「我……我愿意试试看。」「好,既然这样,那麽从现在起,只要我称呼你的奴名,就表示游戏开始。

  假如你觉得我下达的指令没办法接受,你就称呼我的名字。不过,这个机会我只给你三次。」「为什麽?」「就是要让你慢慢适应听从主人的指令,当一个不问为什麽,只问能不能贯彻执行主人指令的乖巧性奴呀。」「唔……」女孩转过头,惴惴不安地看着我,「淑奴妈咪,彦彦主人会不会很凶呀?」我走到她身边,轻拍她的肩膀,以轻松的语气说:「只要你乖乖听小主人的话,尽全力完成他所下达的每一个指令,他就是一个温柔体贴的好主人。」「哦。」恩恩应了一声後又转过头,对儿子说:「彦彦主人,请你开始调教我吧。」我摇摇头,随後看着儿子说:「小主人,你是不是应该先帮她取奴名?」「呵呵,我早就在想了,只是一时间,还想不到恰当的名字而已。嗯……淑奴,你有什麽建议?」我捋着下巴,先是瞅了瞅儿子,又瞟了瞟身旁的女孩,眼珠子转了几圈,终於想到了既简单好记,又充满凌辱贬抑意味的名字。

  「小主人,其实根本不用费心取啦,直接叫她苡奴不就得了,而且苡奴的发音,如果转换成日语近似的发音,再将它翻译回中文,就是『狗狗』的意思……所以我觉得,恩恩以後乾脆就走犬奴路线……换句话说,恩恩以後就是你的小母狗。嗯……小主人觉得如何?」此话一出,儿子立即拍手叫好,可是恩恩却羞红着脸,低声嗫嚅着:「可不可以换一个?小母狗好难听呐。」「我就是要故意羞辱你咩。要不然,你又怎麽能体会主奴调教的精髓及意义呢?嗯……就这麽说定了!以後你就是我的小母狗──苡奴。嘻嘻,这麽说来,你说不定和淑奴一样,命中注定要成为我的性奴,所以老天爷呢,早就帮你取好名字了。」说到这里,儿子彷佛得到某样心爱的玩具般,顿时笑得特别开心,可是女孩听到这句话後,却羞赧地不敢抬起头。

  我对儿子眨了眨眼,而他则是会意地继续板起了脸孔,说:「那麽苡奴,现在游戏就开始罗。」只见女孩臊羞地点点头:「嗯。」儿子见状,随即摇摇头:「不对不对!不管我说什麽,你只能回答:『是!

  主人』、『不是!主人』;如果做错了事,没有完成我的命令,你要说:『主人,苡奴错了,请主人处罚』。明白吗?」女孩扭绞着手指,唯唯诺诺地说:「明……明白。」话声未落,儿子已沉着脸说道:「我才刚说完不到一秒钟,你就忘啦?」「啊!?」「欸~~看来你还是不明白嘛。」儿子顿了顿,忽然看着我说:「淑奴,你示范一下,教教这只笨笨的小母狗该怎麽做。」「是,小主人。」我双手交叠按在小腹上,乖巧恭顺地回答。

  儿子指着我,说:「你看看,淑奴一听就懂。」「可是……」话刚说出口,儿子随即出声打断她:「《性奴守则》第五条:性奴不可质疑主人的命令,更不可以跟主人顶嘴,或为自己犯下的错误找理由。游戏开始还不到一分钟,你就马上犯了两个错误……你说,主人应不应该处罚你?」「唔……」女孩的眼眶瞬间泛起了委屈的泪水,扁着嘴说:「彦彦,你……你怎麽忽然变得这麽凶?」「要尊称我为主人。」「呜呜呜……不好玩!一点都不好玩!我不玩了!呜呜……」我搂着女孩的肩膀,叹了口气,说:「欸……小主人,你太严厉了啦!你看你,把人家吓成这样。」「淑奴妈妈,我只是想试探她有没有成为性奴的潜质嘛。由此看来,她并没有这方面的潜质。」说到这里,儿子随即起身,走到我面前,对我稍微呶了呶嘴,示意我放开恩恩,而他则是立即接手,将她搂在怀里,轻拍她那无布料遮掩的雪白背脊,柔声说道:「恩恩,对不起。欸~~既然你不想玩,那麽我们就不玩了。」女孩靠在儿子怀里放声哭了好一会儿後才抬起头,泪眼婆娑地看着他,忽然摇摇头,说:「彦彦,你只要别对我这麽凶,我……我其实愿意再试试看。」「嗯?」儿子神情古怪地看着她,「恩恩,你的意思是?」「我……」女孩顿了顿,才低下头,嗫嚅地说:「嗯……刚才你叫我小母狗的时候,我虽然觉得很难为情,可是不晓得为什麽,我就突然觉得特别兴奋;而你在我哭泣的时候,轻拍我的背,温柔地安慰我时,我忽然觉得,你好像在安抚一只可爱的狗狗……彦彦,我为什麽有这麽奇怪的想法?」听到这句话,我和儿子对视一眼,随後就不约而同地,同时沁出了心领神会的笑意。

  「恩恩,原本我以为你没有成为性奴的潜质,不过听了你所说的之後,我收回刚才的话。看来,你和我妈一样,都是天生的极品性奴,只是奴属性不一样而己。」恩恩一脸茫然地看着他:「怎麽说?」只见儿子彷佛安抚小狗般,轻拍女孩的头,柔声说:「淑奴妈妈呢,是个标准的精神奴,只要有人用言语凌辱她,或是跟她说些变态的情色话题,她就会很快就到达性高潮的状态,可是你对这些没什麽感觉,直到我说你是小母狗时,你才出现这种反应,那就表示,你的奴属性比较偏向於犬奴系……」儿子说到这里顿了顿,眼珠子迅速转了几圈,随即说:「要不然,我们先测试你的奴属性?」「咦?性奴还有分属性?」「当然有呀。等你可以接受主奴调教之後,我再详细说明。嗯……恩恩,我还可以再叫你一次苡奴吗?」「嗯。」女孩擦拭眼角的泪痕,轻轻地点了点头。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