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醉酒老婆在我面前被人奸【完】(作者:不详)

0

老婆名叫任念,今年29岁,在一家外贸公司任职。曾经在外院上学的时候,就有大批的追随者在身后,可想而知她的相貌和身材。要说出污泥而不染大家可能还不信,但是的确是事实。虽然任念很爱玩,玩起来也挺疯,但她骨子里面是一个传统而保守的女孩。交往6年,直到新婚之夜,老婆才把她的第一次交给了我。

  毕业后,凭借着优异的成绩,出色的口语,加上惹火的身材和姣好的相貌,任念很顺利的进入了我们当地的一家规模不小的外贸公司工作。也是这6年,当初的小丫头也逐渐成长起来,成了公司里的业务能手,很得老总赏识。一路平步青云,从小主管到销售部主任,再到现在的销售总监。一般很难拿下的单,只要我老婆一出马,一定十拿九稳被搞定。

  当然,其中的奥秘无外乎是女人年轻貌美和适当放电带来的结果,任念的度把握的很好,我也很相信她的处事能力,所以她出去谈客户我从来不担心。顶多就是被客户搂搂腰,被她连灌酒带灌迷魂汤的,很少有客户能抵得住她撒娇般的劝诱,再难搞的客户,最终都会乖乖的在协议书上签字。

  任念手下管理者20几号销售,其中有15、6个都是男孩子,干销售这行的都知道,男的凭的就是厚脸皮,女的靠的就是不要脸。我老婆是人精,身子和脸都保住了,糖衣炮弹拿下,糖吃掉,炮弹还能还给对方,有着这样的老婆,我很自豪,也很欣慰。

  由于我的工作收入也不错,结婚短短两年来,她的收入,加上我在公司的期权,让我俩的生活比同龄人过的要优越些。不仅在市中心最高档的酒店式公寓买下了一套价值千万的房子,也有了自己的BMW车,按理说,我应该非常满意现在的生活,但是不……

一、乏味

  不知什么时候起,我和任念的性生活越来越少,两人之间相互吸引力也越来越弱。是工作太忙?还是提不起兴趣?不得而知。在外人看来,我们是金童玉女,天生一对。优越的生活,羡煞旁人。只有我们自己知道,生活已经正在慢慢吞噬着我们的激情,就像两具行尸走肉一般。慢慢的,她也总是用加班、累了、改天、今天不舒服等等的理由推脱,当她又兴致的时候,我机械的配合也总是无法给她高潮。

  我已经在书房睡了将近半年了,这半年来,我经历了很多人生中的第一次,第一次上了草榴,春满四合院,第一次看到了胡作非的大作,那一夜我兴奋的彻夜未眠。我既怨恨自己的下作,怎么会喜欢这种类型的文章,怎么会看后如此兴奋。我又欣喜,欣喜在看到这些文章后,我对老婆的激情正在一点一点的找回。幻想着文章中的女主角就是我心爱的老婆任念,幻想着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男人提起双腿,用力的猛干……

  当然,这是不可能实现的。我有我的工作,我有我的社会地位。我老婆有她的事业,很难想象,这种事情如果真的发生,我们将会面对怎样的难堪境地。这一切,都只能存留在我的幻想里,带着幻想和老婆做爱,那天,给她了个前所未有的高潮……

二、升迁

  老婆的业绩做的越来越好,这一次是一个俄罗斯的客户,在公司三、四个销售败下阵来的时候,无奈求助老婆。作为销售总监,这样的大客户肯定不能轻言放弃的。于是老婆带着两个助手,请客户到本市最高档的五星级酒店吃自助餐。席间,老婆的打扮很得体,淡紫色的职业小套装,端庄中透着一份灵气,入座后,自然的脱掉紫色小外套,白色碎花领的小衬衫包裹着她34B的丰满胸部,腰身的曲线恰到好处,端坐在椅子三分之一的臀部略微上翘,勾勒出一个完美的东方女性的身材比例。长发在脑后精致的盘起,淡淡的妆容,既不失礼仪,又不显刻意,长长的睫毛下,是一对最能舍人魂魄的眼睛。

  英语、俄语轮番上阵,伏特加、啤酒、五粮液三中全会,几轮下来,俄罗斯的老毛子便败下阵来,一扫往日不可一世的嚣张气焰,变成了一个温柔铁汉,乖乖的在协议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买单时,老毛子竟然还抢着买单,老婆又给公司省了一笔。他们老总请了我老婆,真是前世修来的福气。据说就这一单,至少给他们公司带来至少3000万的业务营收,是净利润……妈的,就是我不懂这行,而且听说水很深,否则有这么一个能干的老婆,不如自己开家外贸公司了。

三、庆功

  有了这样的业绩,庆功宴也是少不了的。精彩的故事也就从此开始。

  类似这样大大小小的庆功宴,老婆每年参加好几十场,今天稍微有点特殊,即是他们老总夫妇的结婚十周年纪念日,又是公司成立十五周年纪念日,再加上这么一笔大单,同时老婆又得到升迁,从销售总监升职为资深销售总监,别小看名头前多这两个字。这代表着工资至少翻一番,年终的现金奖励至少50W起步。

  庆功宴当然也是包场在本市一家五星级酒店,几百号员工共度狂欢,一些中高层的领导们在里面的包厢内把酒言欢。原本他们盛情邀请过我,但我一来碰巧没有时间,二来实在不喜欢这样觥箸交错的场合。所以委婉的推脱了,老婆知道我的心意,所以也没有勉强。

  那晚碰巧我公司的事情结束的也早,在楼下随便吃了点东西,就一个人百无聊赖的回到家,打开春满,看着小说……一篇篇精彩的故事,看的我血脉喷张,尤其是一些老婆被老公下了药,然后找朋友来迷奸,又或者是老婆自己喝醉了,被人偷奸的情节,让我实在是兴奋不已……

  不知不觉,一点的时钟已经敲响,老婆还没有回来,这时我隐隐的有一些不祥的预感……我拨通了老婆的电话,电话那头的老婆明显已经喝的HIGH了,说五句话,其中四句都是跟旁人在说,只有一句是在回答我。让我有一些不快,草草挂了电话,回想起电话中的场景,应该是在一个KTV大包间内,听现场的氛围,至少应该有20来号男男女女。虽然只有间间断断几句交流,至少我得到了一些必要信息,「还没结束」「我先睡吧」「大概三点左右回来」……
看着文章,想象着老婆任念在KTV里成为众人焦点的样子,不知不觉就这样睡着了。

四、回家

  猛然间,电话铃声将我惊醒。看到来电显示是老婆,心想没准忘带钥匙了吧,于是迅速接起。电话那头却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欢哥,我是刘强,念姐喝醉了,我送她到楼下了,麻烦你下来接一下吧。」

  这里要交代一下,由于我住的属于酒店式公寓的顶层28楼,是一梯一户的,进出电梯需要刷房卡才能启动电梯,并且自动识别住户楼层,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私密性,但却有那么一些不方便。假设在我楼下是我的朋友,我要去他家做客,我就必须坐电梯下到一楼,然后他也到一楼来接我,然后刷他家的房卡,直达27楼。扯远了一些,正是由于这样不方便的设置,任念的同事刘强就必须打电话给我。

  挂下电话我便急急忙忙的往楼下冲,一来关心老婆,二来是不放心这个刘强。这个刘强听老婆说过几次,为人比较好色,经常出去嫖妓,由此甚至被公安抓了,还是他们部门一个同事去帮忙保出来的。现在任念跟他单独相处,我怎能不着急。

  坐了电梯下楼,看见刘强的车停在楼门口,他在车旁抽着烟,人还算帅气,但是穿的很随便,一件POLO衫,一条宽松的沙滩短裤,一双凉鞋。

  见我出来,立刻丢掉烟头,迎上来说:「欢哥,念姐今天喝太多了。刚才都吐了,快扶她回去吧。」我说「真麻烦你了,小刘。多谢啊!」刘强说:「欢哥这是哪里的话啊,念姐平时挺照顾我们的,我偶尔照顾一下她也是应该的啊。」
  这个时候,不知为何,我听到这个「照顾」这个词,总觉得那么别扭。但是也没有多想,就从车里扶出已经不省人事的小念。一袭黑色连衣小短裙此刻已经皱皱巴巴,胸前还有一些水渍,我抱着她的上身把她往车外拉,身上的酒味确实浓烈,而小念就这么瘫软着任由我抱着拖着,心理犯起嘀咕,便问刘强:刚才她就喝成这样了?你们是怎么把她弄上车的啊?

  刘强赶忙说:刚才念姐还有意识的,估计是太累了,后来睡着的吧。别说那么多了,赶紧扶她回去吧。

  我抱着小念,就像拖着一具尸体一样费力的走到楼门口,由于她实在瘫软的厉害,我仅靠一只手是无法完全抱稳她的,虽然她的体重只有90多斤,但当一个90多斤的人完全无意识的时候,你就知道那是什么概念了。在楼门口,我狼狈的翻着房卡,这时候原本准备上车离开的刘强看我这么狼狈,便走上前来说:「欢哥,我看你一个人太辛苦,我帮你一起把念姐送上去吧。」我的确力不从心,便说:「那就麻烦你了,刚好上楼也喝杯水。」

五、试探

  刘强也不客气,拉起小念的一个手臂,就环绕在自己的脖子上,就这样我们一左一右的驾着小念,我摸出了房卡,打开电梯,拖着她进来。

  电梯里是大理石地板,在进来的一个瞬间,我好像隐约看到刘强背后那只手好像扶的不是小念的腰部,而是屁股。而且更让我不确定且吃惊的事,好像小念没有穿内裤。

  我感觉有点懵,惶神中进了电梯都忘记了刷卡。不是刘强提醒,恐怕我还继续傻乎乎的站在哪里等着。由于刷卡的操作面板在电梯左侧,而我和刘强驾着小念进电梯就径直走到了右后侧,小念又没有了意识,全身瘫软,我又不敢完全放手,只好拜托刘强,帮我扶紧点儿,让她先靠在电梯墙上,我好抽身出来刷卡。
  说起来就是两步的距离,却让两个男人这么狼狈,确切的说是我一个。因为当我刷完卡回头走向他们的时候,我看刘强搂着小念,确切的说应该是互相搂着,搂的很紧。刘强左手拉着环绕过自己脖子小念的左手,右手在小念的身后,也许是在腰部,也许是在臀部。

  当我走过去扶起小念垂下的右手,不经意向她身后一瞥,让我心里一惊。刘强的手根本不在小念的腰上,而是在她的裙子里……如果没有在春满和草
榴受过这么多的熏陶,恐怕我第一反应一定是抽他丫的。但是,此刻我只有兴奋。很难想象,端庄而又精明,外表新潮而内心保守的老婆小念,竟被她的下属在老公面前悄悄揩油。

  我俩就在电梯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具体说了什么早已忘记,我的心只放在裙底的那只手上,我低头看着自己的拖鞋,地上六只脚,中间两只小巧粉嫩的是我老婆小念,再往下看,隐隐约约能够看到黑色大理石上小念裙底风光的倒影。胯间有一只手进进出出,不是我的,是刘强的手。

  从一楼到二十八楼,平时只要1分半的时间,而今晚仿佛有1个半小时。我侧过脸看着小念的脸庞,俏丽的面容微微皱眉,小脸红扑扑的,煞是美艳动人。淡淡的妆容已经有些花了,但是不影响她的俏丽,相反更有一种迷惑力。

  随着电梯的上升,感觉小念的身体也在微微的上下蠕动,我的左手拉着她的右臂,我的右手抓着卡撑着电梯右侧保持平衡,眼睛努力的盯着地板,小念两腿之间的倒影。我终于看清了,是刘强的手,而且我可以很确定的是,小念没有穿内裤,而此刻刘强的中指正在小念的阴道里进进出出,并不是电梯在晃动,而是小念被刘强指奸的上下蠕动。

  这个小子太胆大了,跟我聊些有的没的,分散我注意力,而他却在我,小念正牌老公面前,偷偷用手指插着我老婆的阴部。我陷入神游,无数的问题涌上心头。他们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庆功会?刘强是直接送老婆回来的么?还是先带着不省人事的老婆,随便找个停车场,只用花个5块10块,就可以真刀真枪的干到自己的上司,也是公司里最美艳的女人?换做是我,相信也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一定是的,否则小念的内裤怎么会不见呢。

  但是刘强怎么会那么傻,既然偷奸,怎么会把内裤搞丢呢?难道是他也才刚发现老婆没穿内裤?那老婆的内裤到底是在什么时候被脱掉的呢?正在被无数个无解的问题困扰的时候,「叮咚」,电梯到了。

六、真军

  伴随着叮咚的电梯声,我还听到了一些微弱的啪啪声和水声,不用问,是刘强在拔出手指前,借着准备起身和电梯晃动,还有提示音这个当口用手指在我老婆阴道里的猛烈的最后冲刺。出电梯右侧就是我家,我们扶起老婆准备出电梯。在指纹锁上,我按下了我的大拇指,房门打开了。

  我们扶着小念走到客厅沙发旁,小心的放下她,斜靠在沙发右侧。我起身叫刘强坐下歇会,去给他倒水喝。他连连摆手说时候不早了,要走。摆手的时候我清楚的看到他的右手上亮晶晶的水渍,不用问,是我老婆的爱液。这时候我倒不想让他那么快的走了,一是想问问电梯里我那无数的疑问,二是想继续借机凌辱下我可爱的老婆小念,三是确实刚进门,要安顿小念我走不开,他要走我还必须得把他送下楼才行,否则他自己没有房卡走不了。

  我直接说出了第三个原因,他也便不好推脱,只好说帮我一起安顿念姐吧。我倒了杯水给他,让他稍微坐一会。我便想扶小念进卫生间,帮她梳洗下。
  没想到扶起小念,还没站稳,自己却被自己的拖鞋绊倒,差点把小念摔倒。幸好刘强反应快,从侧面一把扶住小念,有惊无险后赶忙说:「欢哥,还是我帮你一起吧,你一个人确实够呛」我侧眼一看,刘强的手扶的真是地方,紧紧的抓着小念的右边乳房,托起她扶还给我。

  我当然也不好推脱,就说「帮我扶她进卫生间吧,给她擦把脸。」我们两人踉踉跄跄的扶着小念进了一楼的卫生间,卫生间不大,左侧是马桶,右侧是个双人台盆。

  我们先扶着小念在台盆前站定,刘强继续扶着小念,我转身抓了条毛巾,打开热水摆了摆,拧干水,便小心的帮小念擦脸。也许是热水的刺激,小念的脸越发的红润,但眉头却更加紧锁,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不好,她要吐」刘强看着镜子里的小念对我说道。由于她太过瘫软,此时呕吐很容易引起窒息,后果将会很危险。我赶紧拉起小念到旁边的马桶,撑起她的上半身,让刘强站在她身后,在背后拉着她的双手帮助小念俯下身,将近90度的样子,头对着马桶,我扶着她的肩膀,帮她抚摸心口,试着帮她把胃里残留的酒吐出来。

  当我精力全部集中在小念上半身的时候,我依稀好像看到刘强用两只手同时抓住小念的手臂,腾出了左手在胯下动了两下,然后再次上来分别抓住小念的左右手。我叮嘱他抓紧点,我先倒点温水预备着给小念用,万一吐出来喝点温水漱漱口能帮助醒酒。

  我转身到台盆前倒水,从镜子里看,貌似没有什么异样。但是用眼角余光一扫,心里大惊。原来从侧面能够看出一些端倪,刚才就觉得小念的裙子好像有点问题,现在一看,原来裙子上摆盖着刘强的下身,而从刘强的侧面看,他的鸡巴已经从宽松的沙滩裤左侧掏了出来,塞进了小念的阴道里。而对我在他们右侧的我,现在的姿势可以说是非常隐蔽的一个后进式体位。

  小念的双手刘强紧紧的再身后拉着,下体紧紧贴着她没有穿内裤的屁股上,而自己的阴道套在他的鸡巴上,被紧紧的固定在这里,无法动弹。而刘强要做的很简单,只需要轻轻放手,小念的身体就会向前倾,阴道包裹着的鸡巴便会滑出一些,但是刘强手上一用劲,向后一拉,湿润的阴道将会再次紧紧包裹吞噬着他的整根鸡巴。而这一切,还有她的正牌老公,不断的托起她的上半身,前前后后的辅助他们的媾和。

  刘强,我真是败给你了。真是胆大心细,敢想敢做啊。既然这样,我干脆好人做到底吧。我俯下身,托着小念的肩膀,请刘强帮忙前后动一动,看能不能帮小念吐出来,就这样前前后后好几十下,卫生间里充斥着淫靡的气氛,有几次,我甚至真真切切的听到了肉碰肉的啪啪声,刘强的体力也消耗了不少。

  小念终于哇的一下,吐出来了,我赶紧用左臂用力托着小念的上半身,右手去拿水杯。

  此刻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小念的身子还在一前一后的动着,就在我弯腰拿地上水杯的时候,刚好小念的身子挡在我和刘强中间,他看不到我,我也看不到他的脸,但是我却能真正切切的第一次看到裙子里的景象,一个黝黑粗大的鸡巴,在我老婆小念的桃花源进进出出,小念并不浓密的阴毛上,粘着很多的淫水,即使这个角度,也能够看到小念的阴蒂被刺激的勃起,两片阴唇无力的包裹着下属的鸡巴,吸允着这个她曾经瞧不起的男人,紧紧的为他服务着。

  刘强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肆无忌惮,一声闷哼,动作停止,我看到他的腿都在抖。大概4、5秒,他整整在我老婆阴道里射了4、5秒。也许是欲望得到了满足,他再一次迅速的换手,手到胯下把还在半硬着的鸡巴拔出我老婆小念的阴道,塞回自己的沙滩裤中。

  小念吐出后,略微恢复了一点神智,我们慢慢扶起小念,走出卫生间,扶她靠在沙发上,略微恢复了些神智的她,喊着难受,难受,双腿无力的蹬着地。刘强再次道别要走,我当然不会挽留,准备送他下楼,出门的一瞬间,我俩不约而同的再次看一下靠在沙发上的小念,此时她的双腿大开,短裙被蹭到腰间,粉嫩的阴户就这样大咧咧对着门口,在关上门的那一刻,我清楚的看到了她阴道里流出的别的男人的粘稠的精液,回过头,还有电梯口刘强嘴角那一丝不经意的笑。